TOP
 
 

離岸風電的實與虛

我國離岸風電政策能否讓台灣成為亞洲離岸風電的先驅?繫於二大因素,一是國產化的承諾,一是資金取得。圖/本報資料照片

正當藍綠政黨為2020總統初選戰得天昏地暗、日月無光,讓支持者焦慮難安之際,國內離岸風電開發也隱隱敲出警鐘。最大離岸風電開發商沃旭能源,傳出國產化程度嚴重不足,在台風場開發計畫有可能停擺,最終是否生變而離開台灣市場,引起各方矚目。

離岸風場開發計畫2018上半年遴選,共有7個開發商取得入門票,10個風場確定開發,宣告台灣離岸風電正式進入開發階段,2020年起可看見風機陸續上線,分配容量最多的外商,包括達德能源、沃旭能源、哥本哈根基礎建設基金(CIP)。本土業者,除上緯外,還有台電、中鋼。

去年6月競標階段,由2家開發商、4座離岸風場以低於市場行情價搶標獲選,低於台電每度平均售電價格2.6元,發電容量共達1,664MW(百萬瓦),將於2025年完工併聯,其一為加拿大商北陸電力與與新加坡玉山能源的團隊,另一也是沃旭能源。也就是說,在遴選及競標二階段,沃旭一夕間搶得最大容量達1,820MW,表面上看,沃旭成外商在台開發離岸風電最大贏家。

但是,對照去年國外開發商大張旗鼓與本土供應鏈廠商簽約的熱鬧有餘,今年離岸風電進入開發階段,很多難題卻在檯面下隱隱作痛,恐成隨時引爆的不定時炸彈。

我國離岸風電政策能否讓台灣成為亞洲離岸風電的先驅?繫於二大因素,一是國產化的承諾,一是資金取得。依經濟部規定,依不同併網年度,對風場開發商提出不同本土化生產要求承諾,並進行產業關聯化審查,2022年前併網的業者,需在2018年底前提出本土化承諾項目。

但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是,搶得最大容量的開發商的丹麥沃旭,本土化承諾在台卡關,讓經濟部傷透腦筋。究其因,主要是沃旭認為台廠水下基礎技術、品質不符其需求,採購數量不足,遲遲未能在工業局過關。對此,工業局認為開發商違反承諾,但外商則認為是本土業者品質難符合需求、不能冒險,雙方認知差距甚大。倘若此僵局未能解,恐影響離岸風電進程,及政府形象至鉅。

另一是資金問題。離岸風電今年邁入開發階段,有的開發商資金必須在上半年全數到位,眼見籌資迫在眉睫,歐銀、日銀等外銀使出混身解數,希望參與台灣離岸風電開發專案融資計畫,但反觀公股行庫,卻糾結在「慶富案」的前車之鑑,躊躇不前。公股沒有學習專案融資的壯志,綠色金融最終可能口惠實不至。

令人憂心的是,離岸風電5.5GW開發容量投資額逾9,000億元,所需資金水位起碼逾7,000億元,若短期只有外銀和本土少數民營行庫支援,到了開發高峰期,金援水位大缺,勢必成一大問題。

台灣的離岸風電政策究竟是玩真的,或玩假的?是真槍實彈,抑或空包彈?綠色供電行不行?一連串的問號,皆因離岸風電政策的問題逐步浮現,不但對台灣供電穩定有舉足輕重影響,也攸關外商對台灣投資信心。政府應審慎忖度,除兼顧公正原則外,應速謀解決之道,否則保證20年躉購的離岸風電政策,恐成綠色保證的最大笑話。(呂雪彗)

新聞室每天經手的新聞不計其數,資深編輯以專業角度暢談政經現況。

編輯室報告

工商時報編輯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