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大學社會影響力排名的啟示和深化

台灣大學校門。圖:本報資料照片

向來備受國際高等教育界關注的「英國泰晤士高等教育」,每年除了例行性的發布年度「世界大學排名」之外,今年別開生面的於日前首度發表「世界大學影響力排名」。

而這項創舉在台灣引起廣泛關注的焦點,乃在於入榜影響力排名的12所台灣高校,排名居首的,竟然不是向來在各式各樣世界大學排名居首的台灣大學,而是由慈濟大學以全球第67名,位居台灣之冠。相對的,台大以全球第70的排名,只能退居台灣第2。

檢視台大何以從向來穩居台灣各大學在國際評比排名龍頭寶座的地位,竟然會在此一全新的影響力排名中,輸給慈濟退居第二。浮面的來看,也許可以解讀為「泰晤士高等教育」在這兩項排名的評比指標重點並不相同。在大家較為熟悉的「世界大學排名」,評比的重點乃在透過省視各大學的綜合核心能力,包括在教學、研究、知識轉移和國際展望等不同領域的績效表現,來判定一所研究型大學的優劣排名。以「世界大學2019排名」為例,台灣共有32校上榜,台大無例外的穩居榜首,而慈濟大學甚至未能上榜。

然而,「泰晤士高等教育」新規劃推出的「世界大學影響力排名」,評比的重點則在於衡量大學的社會影響力。其指標除了包含大學如何致力於學術自由、受僱教職員權益是否受到保障、是否有受到歧視,乃至於高位階女性學術人員比重等之外,更具創意及值得正視的是,主辦單位同時也以聯合國17項「全球永續發展目標」當中的11項作為評分標準。誠如主辦單位的負責人所言,這份排名提供另一種方式來評量大學的卓越程度,並描繪出大學在更廣闊領域的非凡影響力。

正是因為兩項世界大學排名的評量指標和重點並不相同,因而不只在台灣,慈濟大學被評比為對社會的影響力,更勝過台灣大學。在「泰晤士世界大學2019排名」,位列全球前10名的所謂頂尖大學,在「泰晤士2019世界大學影響力排名」中,卻一個也進不了前10名的榜單。相較之下,台大還能在這兩份不同的排名中,分居台灣區的冠、亞軍,已經算是難能可貴了。

除了對比出向來在教學研究領域有卓越表現的大學,在有關大學社會影響力評比上,卻未必能夠同樣的出類拔萃。但從更深層的視角來思考,「泰晤士高等教育」擘劃此一新樣態的大學影響力排名,也可算是用心良苦。一方面,它另闢蹊徑,讓大學的角色,從傳統的人才培育和學術研究,擴展至對社會影響力的關切和投注。另方面,其評比指標基本上與聯合國所揭櫫的「全球永續發展目標」相契合,除了藉以提醒大學除了在傳統的角色扮演之外,也應該與時俱進的展現大學的社會責任,進而發揮更大的社會影響力。尤其是面對全球暖化、環境惡化等嚴峻挑戰的今天,如何確保全球的永續發展,大學的角色,不應只是消極的擔當大學的社會責任(USR)。由於聯合國所框列的17項全球永續發展目標,包括更進一步的169個細項指標,如何推動、如何落實,在在需要大學扮演研發、創新、整合以及相關事業人才培訓的積極角色,也才是檢視大學社會影響力的最真實指標。

然而大學要從一向熟稔的教學研究領域,跨越到與全球永續發展息息相關的領域,如何「華麗轉型」其實並非易事,也不是任何單一大學所能完全承擔得起。談到這點,不妨以日本東京大學為例。

這所日本老牌大學,依循日本政府所描繪出的「社會5.0」未來願景,期待從目前以知識經濟為主體的「社會4.0」,轉型為具未來性的「社會5.0」。於是自我定位,參採聯合國永續發展17項指標,優先選定健全生活品質、人人可負擔的永續能源、永續城鄉等五項指標,設定為東京大學今後人才培育、研究創新的課題,並進而歸納化約成東大的「未來社會倡議」(Future Society Initiative)。透過此項倡議,一方面結合校內的資源與創意,另方面在落實可持續發展指標中展現東大的承諾與社會影響力。

總體以觀,新的「世界大學影響力排名」給大學帶來新的挑戰與期許。但除了期待大學能扮演更積極的USR角色之外,眼看在台灣包括朝野政黨和政府只把焦點和資源預算投注於明年大選的短線操作,卻置台灣所應承擔的地球永續發展職責於不顧。看樣子,繼企業社會責任(CSR)與大學社會責任(USR)之後,政府社會責任(GSR)乃至於政黨社會責任(PSR)的議題,顯然更不容漠視了!

議論天下時事,探討寰宇財經。

社論

工商時報主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