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請蘇內閣以責人之心反求諸己

NCC日前裁罰中天新聞台100萬元,針對口誤如此重罰,可謂曠古絕今。圖:本報資料照片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日前裁罰中天新聞台100萬元,理由是中天直播節目裡有人把200萬斤文旦丟進曾文溪畔說成200萬噸文旦丟進曾文水庫。然而,看過節目者都了解,此一錯誤在三十秒內已獲更正,這只是口誤,針對口誤如此重罰,可謂曠古絕今,公權力濫用至此,實匪夷所思。

我們認為假新聞絕對要加以遏止,但政府絕不可藉掃蕩假新聞之名,任意羅織罪名。本次通傳會把口誤曲解成「未經事實查證、損害公共利益」進而加以裁罰,明顯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試問,誰不會說錯話,說錯話就要如此開罰,那麼誰還敢講話?更何況人家說錯話已立即更正,這樣還要開罰,有道理嗎?通傳會此舉必將寫入新聞史,如此大開新聞自由倒車,相信歷史自有公論。

談起口誤,經常在公開場合談話的部會首長、立法委員一定感觸最深,當他們把2%說成2個百分點,儘管兩者有天壤之別,我們能因此就指控人家「未經查證、損害公共利益」嗎?自然不行。再如,話講的快一點便可能把出口多少億美元說成億元,兩者相差三十倍,然而我們可以因此譴責說話者唱衰台灣嗎?當然不行。

因為只要是人,就難免有口誤,長期以來立委及官員把GDP說成GNP、把債務說成赤字,把雙邊投資協定說成投資保障協定,類似這樣的錯誤不勝枚舉,但我們不曾因此就認定談話者蓄意造假,通傳會當然也不至於因此加以裁罰,此理甚明。

蘇內閣果然如此精確,就應該以責人之心反求諸己,這三年來政府全力推動的五加二產業創造多少產值、多少就業機會?經常閣揆講的數字和總統不一樣、總統說的統計又和副總統說的有出入,過去兩年我們屢次為文提醒,但從未看到官方把五加二產業的統計定義說清楚過,須知,政府大員一言一行足以影響市場的看法,今天說這項產業是兆元產業、明天又說那項產業即將破兆,以通傳會的邏輯,這些紛亂的數字,豈有不損害公共利益之理?

舉例來說,我們生技業產值到底是多少?由於我國行業標準分類並無此一業別,在定義不清之下,每次政府官員公開談話的數字都不太 一樣,前年6月副總統陳建仁說2016年生技業營業額約3,000億元,去年3月行政院說2017年生醫產值近5,000億元,隨後蔡總統又說生技業產值約2,000億元。這些數字個別看也就罷了,但擺在一起看,簡直是不知所云。依今天內閣的高標準,我們是否也可以說政府是在製造假新聞?那麼通傳會是否也該管一管?

再如,去年5月蔡總統參訪亞洲.矽谷時表示:「去年台灣物聯網的產值超過9,000億元,有19%的成長,照這樣的速度成長下去,今年一定可以破1兆元新台幣。」然而,物聯網(IoT)同樣也是很難歸類的,主計總處的行業標準分類同樣也沒有物聯網這個行業,這樣一個虛實整合的行業,參與者既有製造業也有服務業,其產值交錯於各業之間,其估算自然有一定的難度,惟長期以來政府並沒有逐月、逐季發布的統計,忽而興起而有破兆之說,其誰能信?嚴謹如蘇院長者是否也應好好查證一番,對外公布一下,以平息外界的疑問。

我們還要提醒蘇院長,五加二產業是執政黨三年來力推的產業,推動成效有必要以準確的統計對外說明,尤其要注意的是,這些年談五加二產業時,有時用營業額、有時用產值,有時談生技有時說生醫,產值與營業額是不同的概念,而所謂產值到底是指生產毛額(GDP)?或生產總額(gross output)?兩者大不相同,屆時公布一定要準確些。

我們認為媒體應該善用第四權,杜絕假新聞,並善盡言責,以促進台灣社會的良性循環,而政府更應以責人之心律己,發布準確的統計,而非責人也嚴、律己也輕,更不可假藉杜絕假新聞而羅織罪名,加罪於無辜,如此為官於心何忍,為政於心何安?長此以往只會讓台灣社會更加紛亂、經濟更加退步。

我們最後還是要再一次援引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海耶克(Friedrich von Hayek)對政府的警告,他說:「如果政府控制著印刷設備,就不會有出版自由。如果必要的房間受到這樣的控制,就不會有結社的自由。如果運輸手段被政府壟斷,就不會有遷徙自由。」相信海耶克如果此刻在台灣,目睹通傳會如此開罰,一定會再補充一句:「如果假新聞的標準悉憑政府認定,那麼就不會有新聞自由。」

台灣自2000年以來經濟每況愈下,近年經濟成長非僅居四小龍之末,也低於全球平均成長率,人民生活益苦,政治的紛亂,選舉的糾葛是根本原因,奉勸當局以國家前途為念,以百姓幸福為念,多做正事,莫要再無風興浪了。

議論天下時事,探討寰宇財經。

社論

工商時報主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