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看見台灣地方創生的生命力

圖為將頹圮的老屋改建成藝農食堂,帶動地方創生。圖/本報資料照片

一個平凡的周末,我在行政院憲兵連服役時的連長和他的妻子,提著一籃他們在新埔務農種的琳瑯滿目蔬菜,加上學姊手製的柚子果醬、洛神花蜜餞、醃製橄欖到家裡來。我們相隔了31年沒有聯絡,再一次擁抱彼此。

大家話說當年之後,我腦海裡彷彿的遙遠,與眼前的思緒,不斷相互疊影並存。

幾天前的早晨八點多,我又一次坐在左鎮區公所的二樓會議室,區公所再次把每一個地方創生事業的提案者找來討論他們的創生事業內容。我跟左鎮已經相處了半年,我跟大家抱歉說,三星鄉長領悟到的台灣地方創生就是要「招商引資」的「開示」,所以必須把左鎮的創生事業主事者找來討論,想要做的事業將會有的「投資金額」與「地方就業人數」等等的數字問題。

我向熟識的公館社區發展協會陳柳足小姐提起,可能有人會問妳:「如果我們不支持妳的葛鬱金農產品再加工創生事業的話,妳們開公司後預計雇用的7個人會怎麼樣?」

陳柳足小姐毫不猶豫地回答我,「他們現在都失業在家!」我眼眶濕濕地建議她,「請妳邀請那10位種葛鬱金的農民們,都當妳創生事業的創業小股東,好嗎?」。在我眼中,她們本身就是「不得不創生」的地方事業。再有一晚,我請教陳定南基金會執行長,「現在紀念館的小咖啡廳應該養不活7位員工吧?」他回答我,其中4位是年輕人,單靠咖啡廳其實連1位都養不活!

然而,近半年來,我觀察到這幾位在地年輕人,總是開心又質樸的參與我們的討論,一起討論如何在「地方創生元年」同時發起陳定南基金會2.0的創生事業,發起一個不再靠「企業投資故鄉的孳息」來養活有理念的在地人。他們更想要說服基金會董事們,想辦法投資3千萬資金,做一個可以再多養10個就業機會的地方創生事業。

捷運車廂外下著雨,看著同仁傳來嘉義市詢問我何時再去一趟的訊息,我想起曾向市長說過的話:嘉義市有28.5%的就業人口從事公共及其他服務業,全國最高;嘉義市有44.6%的就業人口從事一般服務業,全國僅次於台北市跟基隆市;而整個嘉義市從事服務業(也就是第三級產業)的比率高達73.1%,全國第二高,跟台北市一樣是服務業發展的城市。

前幾天報載某企業要在科學園區投資台幣165億元,可以增加700工作機會,算一算每投資2357萬元可以增加1個就業機會,而偏鄉如左鎮、如三星,投資台幣百萬元就可以有1個在地的工作機會。這是發展製造業跟服務業,讓我們看見典型的「價值不同、結果也不同」的目標管理的關鍵差異!

我查了2016年全年的台鐵旅次進出資料,從斗南到新營的台鐵各車站總使用人數約1千萬人次,同時期台南火車站約700萬人次,嘉義火車站本身的使用人數約300萬人次,約等於南港火車站。面對一個非首都的服務業城市的未來發展,一個沒有製造業可以選擇的城市,又不是外商服務業自然會來投資的首選城市,善用嘉義市本身是「雲嘉南中介城市」(Compact City)的DNA,學習日本千葉火車站的發展模式,似乎還來的及努力吧!

日本千葉火車站共有10個月台,其中6個月台的空間往上蓋了六層樓,樓層內有書店、理髮廳、診所、咖啡廳、超級市場、美食餐廳,許多人從臨近車站搭火車來逛街消費,他們不用出月台就可以再搭火車回家,不用付車資,完全顛覆了傳統交通工具的角色,竟然可以這樣利用免費的火車運量轉個彎來招商引資。

嘉義火車站假日的流量只佔總流量的37%,也就是現在沒有太多的觀光人流使用嘉義火車站,這是現在我國火車站功能普遍缺乏生活商業機能的結果,或是就算我們想做生活商業機能設施,都無法跳脫在「可行性評估」時採用既有人流的困境呢?

近半年來,我和許多不同的地方人士談過數不清的地方創生事業發想,多數人都在想一個簡單又容易的事業,看看這樣是否就拿的到政府的補助獎勵?我往往沒有附和他們的一廂情願,我寧願選擇一次又一次的挑戰、同時調整他們的事業發想。

每當我提問時,對方的回答聲音持續宏亮時,我會知道,他們依然需要我們,一起找出屬於真正自己地方的創生之路。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財經大小事

實踐結合量化分析與結構化思考,作為政策與經濟發展推理的基礎,以感性文字展現理性議題的素材。

陳志仁

台灣野村總研諮詢顧問公司副總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