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奧克蘭模式是高雄城市外交的新思考

高雄市副市長葉匡時前往奧克蘭拜會該市市長Libby Schaaf。圖:本報資料照片

高雄市長韓國瑜在4月10日到18日美國之行,所造訪的波士頓、洛杉磯、聖荷西備受媒體和國人的注目,但此行與舊金山灣區的奧克蘭市所確認締結姐妹市的時程,卻沒有獲得足夠的重視。有鑒於該市是舊金山灣區的第三大城,當高雄市長韓國瑜在美西到訪北加州的舊金山和聖荷西,在史丹佛大學演講與學生座談之時,葉匡時副市長則前往奧克蘭拜會該市市長Libby Schaaf。這次韓市長九天的美國行,真正有具體進展的反而是未來可能成為姐妹市的奧克蘭市。

由於奧克蘭機場是JetBlue和Southwest兩家廉價航空來往舊金山的對外門戶之一,而奧克蘭港也是美西的大港,這和高雄市做為台灣南部最大的海空城市頗為相似。因此在觀光合作方面,高雄市葉副市長與Schaaf市長洽談的事宜就包括開設直航的班機。雖然韓市長並沒有參訪座落該市北邊聲譽卓著的學府─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但雙方已經敲定Schaaf市長最快今年7月前來高雄的行程,葉副市長也正式邀請她在明年11月到高雄參加第四屆的「港灣城市論壇」。透過拓展經貿往來與城市互動交流,舊金山灣區的高科技人才、技術、資源,乃至於爭取美國廠商前來台灣投資,都有待高雄市政府未來更進一步的擘畫願景和執行力的落實。

國人對於奧克蘭的瞭解並不多,令人印象深刻的是,該市人口雖然不到50萬,運動產業卻非常的蓬勃。不只運動風氣盛行,更擁有近年來NBA豪門的金州勇士隊(Golden State Warriors),美國職棒大聯盟1970年強權的運動家隊(Oakland Athletics),以及美式足球1976到1983年七年內拿到3次超級盃(Super Bowl)冠軍的突擊者隊(Oakland Raiders)。高雄市冬天的氣候溫暖,適合舉辦各種運動賽事或各式的訓練,比起目前所希望發展的賽車和賽馬相關運動產業,迄今仍是空中樓閣而言,這才是就地取材、因地制宜的產業規劃利基。

對於都市經濟發展來說,奧克蘭的指標性意義,則是國人所不知道的事情。該市是1960年代美國聯邦政府「大社會」(Grand Society)的重點城市,而「奧克蘭計畫」(Oakland Project)的「經濟脫貧」失敗經驗,更被Pressman and Wildavsky在1973年寫成專書,成為研究美國聯邦政府政策執行之經典著作。美國前總統甘迺迪在1963年被刺後,副總統詹森繼任後,於1964年向國會提出「向貧窮宣戰」的「經濟機會法」(Economic Opportunity Act),後來連任後推動1965年「公共僱用與經濟發展法」(Public Works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 Act),而當時美國聯邦政府依據該法之授權進而成立「經濟發展署」(Economic Development Administration, EDA)。

正是在這種政經背景之下,「奧克蘭計畫」做為試點的城市,從促進就業機會、增加公共僱用、擴建灣區碼頭、興建飛機廠棚、資助航空業維修人力訓練、乃至於商業貸款和興建社區健康中心,聯邦政府和加州政府以及奧克蘭市政府的共同努力,最後卻並沒有成功。Pressman and Wildavsky檢討執行失敗的因素包括:(聯邦、州、市)聯合行動(joint action)的複雜性;政策的決策點不能太多;政策的制定不能只以量化的指標做為效率高低的唯一標準;政策制定與執行是一種相互適應(mutual adaptation)的過程;政府官員不應該「球員當裁判」,既執行政策方案,也負責政策的評估;一直都存在機關之間的本位主義,會影響執行的效果。而美國聯邦政府「向貧窮宣戰」宏偉的政策目標,在落實到「奧克蘭計畫」執行層面所顯示「承諾過大,行動過少」,值得吾人的省思。

在韓市長風光美國行的背後,真正進行城市交流,未來有更具體合作事宜的奧克蘭市,對於高雄市政之建設,一方面是運動產業的長期發展,應該著眼於現有的體育設施和氣候優勢;另一方面是市政治理的願景擘畫和目標訂定,要重視循序漸進、務實可行的措施方案之制定。量身打造適合中長期發展的運動產業,或是發展高雄特色產業與營造高科技產業聚落之形成,其所需要最稀少的政策資源是「時間」。四年一次的定期選舉,讓政策很難在短期間看到成效,而中央政府與地方政府隸屬不同政黨,更是影響市政建設成敗的重大關鍵!

議論天下時事,探討寰宇財經。

社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