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圖書補貼政策 慎防陷入短線操作

圖:本報資料照片

網路時代資訊流通、取得便捷,不只傳統的紙媒包括報紙和雜誌紛紛陷入經營困境,即使相對較不具時效性的圖書出版業,同樣也因為買書看書的消費者人數減少,或者是轉為在網路上閱讀,因此不只整體出版業陷入不景氣的深淵,甚至作家要靠出書賺錢維生也更加不易。

面對這種衝擊影響,教育部搶在文化部之前,最近公開表示,年底前將選定在台灣圖書館及台中公共資訊圖書館試辦「公共出借權」。一旦民眾向圖書館借一本書,政府就付補償金給出版社及作家,以提振國內出版業。

論及教育部規劃推動的「公共出借權」政策,其實並非憑空想像,而是擷採北歐丹麥早在1946年就已率先推出的措施。原則上只要民眾向圖書館借書,政府就補貼出版社或作家。至於政府要補貼多少錢,根據文化部先前委託學者研究,建議民眾每向圖書館借一本書,政府應補助1.9元或3.2元。而這筆補助款,作家和出版社要如何分潤,教育部則表示仍尚待研議。

檢視教育部有心試辦圖書「公共出借權」政策,其出發點意在為陷入不景氣的出版業注入一點活水,自然是值得肯定和期待。不過,是否果真能促進作者、出版社、圖書館的多方合作,獲致三贏的效應,則似乎不能過於陷入一廂情願的迷思。

首先,對於公共圖書館出借圖書,可能損及作者和出版社的權益,因而發想應由政府公費予以補貼。姑不論屆時在出版社和作者之間應如何分潤,極可能衍生兩造之間的爭議。更不應漠視的是,補貼的發放標準如果是以書本的出借數量為判準,則有可能出現或由出版社發動,或由作者親自發動,出現頻繁的借閱數據亂象。這種類似網路上按讚衝量的操作手法,在可因而得到補助金的利益驅動下,最後可能讓教育部扶持出版業、激勵作家的原意扭曲變形。

其次,一旦教育部的善門打開,非屬圖書類的其他文化創意產業,也極有可能透過立法委員,要求文化部也應「見賢思齊」,對各式各樣的文創產品,或藝文演出,加強補貼的力道,讓陷入8,000億元保衛戰的文創產業,能夠獲得緩解。尤其是經由兩廳院調查,凸顯台灣已經淪為藝文的低消國,則相關的藝文團體,豈不是要更振振有辭的,要求文化部等相關主管部會,不只不能見死不救,更應該提高補貼的額度,以延續國內藝文演出的活力,恐將成為文化部不可承受之重!

再者,不論是教育部或文化部,對廣義的教育推廣、文化創新,如果只知採取「補貼」政策,即便只是為了救急的權宜之策,但根據經驗法則,不夠嚴謹的政策補貼,不只將產生受補貼對象之間相互分食爭奪的副作用,更嚴重的是還將因而出現一味期盼補貼的「奶嘴效應」。除了讓公部門感慨善門難開,以及陷入「欲罷不能」的困境之外,從人性的角度來梳理,補貼政策還可能扼殺受補貼業者創意創生的動機,最後成為各個部會難以承受之重了!

此外,當個別部會或許基於職權範圍內對於陷入存續困境的產業活動,不能不推出應急或救急的補貼措施。但是經驗法則也顯示,這種措施往往會出現意想不到的「暈染效應」。以教育部這次規劃對出版業以「公共出借權」之名提供補助的案例來看,按說就性質來看更應該是屬於文化部職權業務範圍,且文化部對此其實早已做過評估探討,不意教育部卻挺身而出,則不免會被外界懷疑是否為撒錢做業績之舉。

而如果參證最近交通部為了活絡國內觀光市場,不惜撒大錢提供國民旅遊優惠,乃至於為了讓今年來台觀光客達到1,200萬人次的目標,同樣也以提供來台觀光客優惠當誘因。這種撒錢衝業績短線操作手法,不只正當性與必要性有待商榷,同樣也有可能出現「效益遞減」的後果,與政策規劃、政府治理,應該著眼永續效應,自是大相逕庭。

然而嚴酷的現實卻是,變形扭曲的民主制度,當權者為了贏得一次又一次的選舉勝利與執政權柄,下意識的只會採行短線操作,但求立竿見影,既無視後遺影響,更遑論永續發展。所謂上有好者,下必甚焉。如此這般,誠不知將伊於胡底!能否正本清源,對症下藥,結合公私部門共創未來,無疑才是對當政者最起碼應有的考驗了!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知悉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

從Uber條款檢討公共決策的影響

從勞動部專案會議檢析公共決策的推動

議論天下時事,探討寰宇財經。

社論

工商時報主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