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名家見解 洞悉財經

工商名家見解 洞悉財經

我要投稿

TAG

人民幣

避險推升美元創20年新高 陸疫情防控人民幣逆襲無力

烏俄戰事延宕引發大宗商品價格飆升,中國疫情防控導致供應斷鏈暫時難解,通膨居高不下迫使各國央行同步走上貨幣緊縮

俄烏衝突牽動敏感神經 人民幣該怎麼走?

前有俄烏衝突,後有疫情升溫。從2月以來人民幣如洗三溫暖,曾是投資人眼中最好的戰火下避風港,又因疫情封控呈現疲態。短短2個月裡人民幣為何由盛轉衰,從近4年高點俯衝至半年來新低,本期內容讓我們一起來探討人民幣後續走勢。

從俄烏戰事看人民幣發展方向

西方國家對俄羅斯採取多項制裁行動,其中將俄逐出SWIFT一度被稱為「核彈級制裁」,但影響不如預期,主要是俄羅斯以人民幣取代歐元、美元,跨境交易仍有路可走,人民幣的角色凸顯,發展趨勢備受關注。

川普上任,預期人民幣會升值

從去年底川普當選以來,人民幣已經經歷了一波貶值及最近的升值。現在川普已經上任,政策逐漸明朗。白宮網站在川普宣誓就職後隨即換上川普讓美國更偉大標語,並宣示美國第一的外交政策和撤出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能源政策大轉向等重大政策方向。近期人民幣的走勢如何,關係到兩大國的博弈及經濟政策。鑒往知來,值得分析。

人民幣走跌如何解讀?

自2015年下半年起,人民幣兌換美元之匯率呈現貶值之走勢。在未來美元可能走強之預期下,各界普遍對人民幣也持續看空。人民幣相對美元走跌,該如何解讀?是否表示人民幣的價值下降了呢?

大陸面臨經濟問題的對策

今天中國面臨一些嚴重的經濟問題,GDP增長的速度降低。本文的目的,第一是分析問題發生的原因和提出解決問題的對策。第二是指出GDP短期波動的原因和對策與長期發展的不同。  經濟波動是在一個市場經濟常會發生的,波動的原因是需求的變化,可以從總需求和個別貨物的需求來討論。美國在1930年初期發生的大不景氣是因為總需求不足,總需求GDP大致可以分為四部分:消費,投資,政府支出和淨出口(出口減去進口)。美國的總生產多於總需求,因為消費和投資的需求不足,消費者與投資者對日後的收入和盈利悲觀,以致減少消費和投資的數量。根據凱因斯的理論,政府應該增加支出來填補總需求的不足,中國在2008年也增加了政府支出來增加GDP。  目前中國經濟的需求不足包括進出口的下降和個別貨物的需求減少。因為外國對中國產品的需求減少,中國出口貨物的數量便會減少,因為中國對外國產品的需求減少,中國進口貨物的數量便會減少。根據統計局的報告,2016年2月,中國的出口只有1261.5億美元,比一年前降低了25.4%。2016年1月,中國的進口比一年前降低了11.2%。關於個別貨物的需求減少,現在中國的鋼鐵業與煤礦業是明顯的例子,同時部分生產鋼鐵與煤炭的工人失業,有些在遊行反抗。  政府可以用適當的政策來解決上面說的經濟問題,解決這些問題的方法有兩種,第一是利用宏觀經濟政策增加政府的總支出來增加整個經濟的總需求。第二是利用微觀經濟政策,利用政府的財政資源來幫助生產過剩企業解雇的員工轉移到別的企業,還要幫助一些由於市場需求改變而應當增加生產的企業來擴充生產規模。後者是把經濟生產的結構改變來適應市場的需求。  當鋼鐵企業與煤礦企業關閉或減少生產時,政府應當幫助失業的員工,給他們有限時間的失業補助。1998年國營企業改革時,政府把大規模的國營企業改為股份制的企業,同時容許它們裁員,但是失業的工人得到失業補助。國內新聞的報導說鋼鐵與煤礦企業失業的工人沒有得到失業補助,深為不滿,這是可以挽救的。  政府財政資源從那裡來呢?最簡單和最適當的答案是用一部分的外匯儲備。2016年1月中國擁有的外匯儲備約達3兆2千億美元,按照1美元換6.48元人民幣算,值得20兆7千億元人民幣,約等於中國2015年GDP的30.6%,外匯儲備的10%已等於GDP的3%,足夠用來挽救上述中國面臨的經濟問題。調節經濟短期波動的辦法,除了上面說用增加政府支出(或稱財政政策)以外,還可以採用金融政策,人民銀行可以增加貨幣供應,降低利率來刺激生產,這是人民銀行正在採用的政策。  宏觀經濟的變動包括兩方面,第一是短期的波動,在上面已討論了,第二是長期的增長,增長的因素和波動的因素不同。GDP長期的增加有賴於生產能力的增加而不是總需求的增加,如果生產能力有限,增加總需求不能增加GDP。我前一篇題為「中國當世界第一強國的來臨」的文章討論了中國GDP長期的增加,結論是10年後中國的GDP會高於美國的約38%。  長期增長的速度,有賴於經濟發展的基本動力,中國經濟發展的基本動力,最重要的是中國的人力資源,包括勤勞和高品質的勞工,精明和有眼光的企業家和世界一流的知識份子,這是30多年來中國經濟發展快速的原因,也是未來中國在10年內繼續發展的原因。因為中國的經濟發展已到了比較成熟的階段,GDP 增加的速度會比1978年後的30年慢一些。增加GDP長期發展速度的辦法與增加短期的不同,關鍵在於深化改革來建立一個更有效率的市場經濟。根據上面關於市場經濟短期波動的討論,我們不應當因為目前中國經濟發生短期的不景氣對中國經濟的長期發展悲觀。 中韓FTA敲響台灣出口競爭力警鐘對美國和大陸外交政策的觀察A股邊緣化台股的危機2016年關鍵字—越南一帶一路 台灣產業的機會 與香港合作的可能

大陸降準維穩,再來呢?

大陸人行於本周一(2/29)晚間宣布普遍下調金融機構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至17%。人行稱此舉意在「保持金融體系流動性合理充裕,引導貨幣信貸平穩適度成長,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營造適宜的貨幣金融環境。」估計此次降準大約可釋放人民幣6,000~6,500億元的流動性。

人民幣LPR凍息近一年,未來動向值得關注

大陸設定今年GDP增長目標為「6%以上」,由於海內外經濟仍難擺脫疫情陰霾,談何容易,勢必要動用「利率工具」來備戰。

美中金融戰正在成形中

美中角力,從貿易戰、科技戰逐漸蔓延到金融戰,美國的金融戰工具層出不窮,禁聯邦養老基金投資中國股票、欲將受中國政府控制的中資企業趕出美國資本市場,甚至也有可能切斷資金流往中國。

Lates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