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名家見解 洞悉財經

工商名家見解 洞悉財經

我要投稿

TAG

拜登

拜登政府下的美中新關係

拜登真會讓美中重回舊好嗎?恐怕也不必太過樂觀。已獲拜登提名為國家安全顧問的蘇利文(J. SULLIVAN)在近期發表文章中即暗示,雖然未來美國大概不會延續川普路線,走向全面對抗中國的險途,但也不會坐視中國崛起,重蹈柯林頓執政時的覆轍,而是應當在合作與對抗兩極之間,尋找出一個共存(COEXISTENCE)的第三條道路。也就是在全面對抗需以龐大軍事競爭風險為代價,而全面合作又將讓渡美國的既有利益的兩極情境之外,找到能夠持久地威懾(SUSTAINABLE DETERRENCE)中國之法。

經世濟民,葉倫創造歷史

美國總統當選人拜登提名葉倫出任財長,顯示其首要應對的問題是挽救美國經濟困境。

拜登展開美式「內循環」經濟政策的挑戰

拜登初期經濟政策將著重在國內議題,其中二次紓困將是第一優先,貿易談判不會有重大變動,主軸在凝聚盟友共識,這有利於企業中長期戰略布局。

拜登當選後 我政府的政策因應之道

美國總統大選終告塵埃落定,拜登擊敗川普,當選美國第46任總統,究竟拜登會不會改變對中國大陸的貿易、科技戰?對台灣經濟會帶來那些影響?選前被認為押寶川普的台灣如何扭轉此一形象,並趨吉避凶呢?

美國新總統面對的三個迫切危機:疫情、課稅、政治

總統當選人拜登無法和川普政府開展交接程序,因而面對三個「迫切危機」: 疫情控制與疫苗調配、新的經濟振興方案、以及參眾兩院的對峙形勢,因為兩黨都只能維持脆弱的過半數席次,政治的衝突,一觸即發。

解讀拜登記者會透露的貿易新政風向

拜登尚未上任,但將推出什麼樣的貿易政策己備受矚目,他坦言美國必須與世界其他民主國家聯手,在全球貿易政策上共同制衡中國,雖然其做法與川普不同,但G2對抗情勢不變,而他對環境及弱勢權益的注重,也值得關注。

鏈結台商接軌美國產業政策商機

雖拜登挑戰總統大位成功,但最近十年在「美國製造再起」理念的倡議及「美國優先」思維之暈染,面對「中國崛起」的追趕及「中國製造」之威脅下,未來將不致於調整川普所推動的重組美國供應鏈政策。尤其是在美中貿易對抗暫緩未熄,加上新型狀冠肺炎疫情持續肆虐之下,無疑將會促使拜登政府加速落實重組美國供應鏈,進而維護美國實質利益。

白宮新主人與美中金融戰

回顧川普執政的過去四年,國際情勢最大變局之一,莫過於美國對中國大陸興起貿易戰火,甚至金融戰也隱約成形。如今選舉結果大勢底定,拜登將成為白宮的新主人,各方不禁好奇在拜登主政之下,美中貿易戰乃至於金融戰是否會繼續打下去?

大選過後,論美國民主政治的合法性

2020年的美國總統大選,開票過程的曠日費時,讓世人見識到獨步全球的美國式總統選舉之特殊性。11月3日的大選,到11月15日為止,川普總統並沒有宣佈敗選,而無論總統大位誰屬,更值得思考的當是,只有具備民主政治的合法性(democratic legitimacy),才能夠擁有統治的正當性。

Lates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