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印花稅豈能不明不白走入歷史

印花稅歷史悠久,在臺灣財政上曾扮演重要角色。圖/本報資料照片

印花稅雖然只是一種小稅,占全國總稅收的比率不到1%,最近卻因工商團體代表要求將其廢止而聲名大噪,行政院也同意讓其走入歷史,卻引起地方政府強力反彈。印花稅應否及如何走入歷史,實在令人關心。

印花稅創始於1624年的荷蘭,當時統治者摩爾斯(Maurs)基於財政困難,著手對合同、執照、借貸等憑證貼花課稅,確保憑證的法律效力。而後歐洲諸國紛紛效尤,例如英、法、德、奧、俄等國。英國本身不但開徵印花稅,且於1765年推廣至北美殖民地,使得開徵印花稅成為肇致美國獨立戰爭的導火線之一。目前英、法、美、日、新加坡、澳大利亞、中國大陸、香港等,仍然徵收印花稅。

其實,西方稅制最早介紹到中國者,就是印花稅。清光緒15年(1889年),李鴻章為籌措建立北洋艦隊財源所需,建議試行印花稅;以及光緒20年(1894年)中日甲午戰後,因巨額賠款造成財政危機,御史陳壁在光緒22年(1896年)上書提議開徵印花稅;後來有識者也屢屢提出,借鏡西方經驗充實國庫,均因爭論不決,未能施行。

民國肇造,北洋政府曾在所轄省份課徵印花稅。國民政府北伐成功並定都南京後,於1934年開徵印花稅。後來國民政府在臺延續實施,至今已有85年,歷史可謂悠久。印花稅在臺灣財政上曾扮演重要角色,然在1978年一次修法中,大幅縮小課稅範圍,將80%的印花稅收隨同統一發票繳納,印花稅失去貼花納稅精神,卻被質疑有重複課稅現象。1985年營業稅由毛額型改制成加值型時,將營業發票課徵的印花稅納入營業稅課徵,相當於不再課徵印花稅,使得印花稅收占總稅收的比率,由營業稅改制前約4%,降到近年只剩0.5%,似乎微不足道;然而每年約120億元的稅收,對地方政府而言,尤其是直轄市,仍然屬於重要又穩定的財源。

臺灣印花稅經過多次改革,課稅範圍已大幅縮小,目前也只在承攬契據,以及典賣、讓售、分割不動產契據上,繳交印花稅又同時課徵營業稅,似有重複課稅現象,卻不能不明不白地被廢除。印花稅在開辦初期被認為稅率輕、手續簡、成本低,如今在電子化、無紙化時代,許多憑證仍要繳交印花稅,是否已不合時宜?無法推陳出新?徵納雙方所付出的人力成本、作業成本、交易成本等社會成本已不容忽視?凡此種種問題,政府應該慎重評估。若能發現課徵印花稅的社會淨效益為負數,也就是得不償失,廢稅才有立論基礎。

印花稅乃地方政府財源,中央政府未經其同意就擅自決定廢除,將嚴重違反地方自治權,侵蝕地方財政自主權,當有違憲之虞。於今全國性的大選將至,行政院片面決定取消印花稅的舉措,除了展現大家長心態、「集權又集錢」作為,且在缺乏明確財源填補方案下,將重蹈「中央請客、地方埋單」覆轍,實在有違財政紀律。縱使地方政府能夠得到適當補償,卻相對失去原本屬於自己的財源,變成仰人鼻息的乞討,地方政府心存疑慮豈能輕易讓步。

中央與地方政府間建立夥伴關係,不應只是口號,中央片面決定廢止印花稅的做法必須適可而止,中央與地方政府必須召開全國性會議,藉以形成共識。若是共同決議廢止印花稅,中央應該對地方合理補償:是透過統籌分配稅款、補助款,還是增加稅收分成來填補,何種方式較具公平性與效率性,且具政治可行性,必須慎重評估。至於中央政府的財源是否減少,是否會增加舉債壓力,還是勇於提高既有稅率(例如加值型營業稅率)作為配套措施,將考驗中央政府的能耐。

回顧過去政府在財政改革上的作為,早在1999年就要修訂財政收支劃分法,二十年過去,至今仍原地踏步;2002年召開的行政院財政改革委員會,就曾建議取消印花稅,透過營業稅調高來彌補,已經流於紙上談兵。如今中央要廢止印花稅,對應替代財源何在?如何恪守財政紀律?實在充滿不確定性。在當前政治氛圍及選票壓力下,希望印花稅的廢止不要成為政治上的祭品。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秉持客觀、公正的態度,超然、獨立的立場,針對財稅、經濟與產業發展問題,發表評論,針砭時政,對政府施政提建言,以期健全法規、制度,克盡知識份子社會責任。

孫克難

中華經濟研究院諮詢委員、中央公共債務管理委員會委員

略過工具列 登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