剖析資源分配與有效管理的治理考驗

不論是爭有限的紓困預算,抑或分肥溢收的5G標金,在在顯示如何掌握調度有限的資源。圖/美聯社

由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主持的5G頻譜招標案,由於國內電信五雄競相投入,最後的標金飆出1,421.91億元的天價,較原預算目標的440億元,溢增了高達982億元的標金。緊接著,這筆近千億元的「意外之財」,該如何分配、運用,自然也成為各方關注的焦點。

在行政體系上,包括NCC、經濟部與交通部等三大部會,都已分別提出相關的規劃案,全力爭取該筆預算的補助,不止出現三大部會角力的局面,更形同第一階段電信五雄競標的2.0版。

從第一階段的5G頻譜招標於今年元月中才告落幕,距今還不到兩個月的時間,行政團隊的三大部會,竟然就已快速的提出針對溢增金額的使用規劃案。這樣的行政效率,的確令人刮目相看,也印證了果然是有錢能使鬼推磨。相較而言,如果經費預算尚無著落,即使是重要的施政,各相關部會所研擬提出的實施規劃方案,相信絕難如此快速到位。

既然各相關部會已經迅速提出規劃方案,行政當局乃決定透過科技會報辦公室舉辦跨部會專案會議,研議標金補助用途。為爭取時效及展現效率,預定最快在今年上半年,最慢在7月之前完成細部規劃並對外公布。

我們進一步檢視參與角力的這三個部會所提擬的規劃案。做為主責機關的NCC所提出的爭取5G溢標金預算用途,包括為第二波頻譜釋照規劃與整備,5G資金及技術支援,消費端5G購機或電信資費補助,以及偏鄉5G普及等,希望能透過5G標金補助上述政策的推動。而經濟部規劃案的重點,則是以爭取5G創新應用獎勵補助為主。至於交通部,則因行政院正在規劃第二波5G頻譜釋照加速計畫,因此規劃重點聚焦於後續5G頻譜規劃等相關領域。

除了上述三個相關部會,各自提擬計畫,希望能夠分到一杯羹之外,造就這筆溢增標金的五大電信商,自然也希望能夠有更多的回饋做為補償。因而透過台灣電信產業發展協會,明確提出五大建議與訴求,包括至少400億元用來補助電信業者的網路建設,400億元投入5G創新應用發展,以及20億元用於補助業者強化資安防護等,總金額至少820億元的訴求。

相較於在前一階段為了競標頻譜,五大電信業者不惜豪撒鉅金展現兵家必爭的氣勢。等到頭腦冷靜下來,又聯手訴求希望行政當局,至少應回吐八成三以上的溢增標金以補助電信業發展5G。

比較電信業者所提出這樣的回饋補助訴求,與前述三個部會的規劃內容,其實有高度的雷同性。此既意謂著,電信協會的提議既非無的放矢,甚至和三個部會的規劃案形同桴鼓相應。如果從行銷的角度來看,等於是主管部會和民間業者彼此心靈相契,一起聚焦於如何分食這塊大肥肉,以收雙贏之效。

然而,從另一個角度來省思,對於開放5G頻譜供電信業者競標,行政部門原先估算可以得到440億元的標金收入,除了據以列入年度預算,並早已規劃將利用標金收入專款專用於包括第二階段頻譜釋照的規劃、整備,以及5G的資安及技術支援等事項。而今除了早已列入規劃的預算金額之外,平白又多出了這近千億的意外之財,到底還是要依循專款專用的準則,以滿足包括主管部會及電信業者的期求,抑或是用以支應其他的意外支出,實有值得商榷。最明顯的是面對肺炎疫情,行政院只好額外舉債,編列了600億的防疫紓困特別預算案。然而,如果依照國家預算統收統支的原則,行政當局也許不需另外舉債,增加政府的財政赤字,只要靈活調度,以5G標金的外溢收入,不需另外舉債,就可滿足防疫紓困的資金需求。

論及甫通過立院三讀的防疫紓困特別預算案,即使已額外舉債600億,但紓困補助的對象如何界定,以及金額的多寡,不只各行各業各有不同的主張訴求,大型企業則更是直指紓困補助效益有限,只是杯水車薪,應該直接降稅與提供低利優惠融資。呈現出來的就是大家都想分杯羹,以致於業者出現集體焦慮現象,而主政者則陷入不患寡而患不均的困境。

總結來看,不論是爭有限的紓困預算,抑或分肥溢收的5G標金,在在顯示如何掌握調度有限的資源,做好分配管理,正是主政者無可逃避的基本職責與挑戰。否則,沒錢固然萬萬不能,但有錢卻可能衍生更多的問題。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