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照2.0升級版,必須正視「在地老化」的高齡者需求

圖/本報資料照片
圖/本報資料照片

進入新的一年,回頭檢視蔡英文總統第二個任期就任以來,全民抗疫的成果斐然。但是,沒有被注視的則是當65歲以上的人口,超過總人口比率14%的高齡社會門檻之餘,蔡總統所提出「長照2.0升級版」,成為台灣社會的新常態。但兩個值得重視的問題是:方向正確嗎?而升級和加碼,錢有用在刀口上嗎?

老人長期照顧是跨黨派的長期性政策,第一個十年計畫是從陳水扁總統任內的2007年開始推動,在歷經馬英九總統(2008-2016)的執政,於蔡總統第一個任期進入所謂「長照2.0」的階段。蔡總統就此在2019年11月23日於花蓮,正式提出「長照2.0升級版」,將衛生福利部「一鄉鎮,一日照」的政策,向上推升到「一個國中學區,一日照中心;一個鄉鎮,一住宿機構」。由於廣設日照中心和住宿機構,意味著政府必須投入更多的預算,總統在當時也同時昭告國人:「下一個四年」,長照2.0升級版的總經費,將從50億元提高到400億元。

前述的政策宣示,好消息是:預算經費變多,有錢好辦事。然而,壞消息則是:台灣少子化導致總人口數持續減少,但老齡人口卻快速增加,不但多數集中在都會地區,其中的女性比例也在升高當中,她們的需求與男性有什麼不同?是政府在廣設日照中心和住宿機構之時,必須正視的新課題。

此外,如果長照2.0升級版的經費足夠,則在都會地區廣設日照中心和住宿機構,還會面臨另一個更為無解的長照難題是:長輩們不分城鄉、不分性別,都希望能夠「在地老化」。

依據中研院2020年12月出版「人文及社會科學集刊」,針對「台灣縣市別長照需求之中長期推計及趨勢分析」,在未來四十年,北部和中南部地區所需要的照護服務與人力資源,將是現有數量的三到四倍,而其中對於在地老化需要之人數,約是照護機構需要的一倍。如果將該研究對照衛福部「老人長期照顧機構與安養機構可供住進人數」,則政府所提供住進機構的資源,只達到四十年後,2061年推估的13.14%。

換言之,這樣的研究數據說明,蔡總統所允諾預算資源的投入,將是「不患寡,而患不均」,而這樣的不均,卻是都會地區需要更多的資源,其原因就在於老年長輩需要的是「在地老化」。在城鄉差距愈來愈大的情況下,長照2.0升級版想要做到「一個國中學區,一日照中心;一個鄉鎮,一住宿機構」,廣設日照中心和住宿機構的政策思維,將會變成是本末倒置。

目前六都以外的縣市,只有彰化縣的人口超過百萬,在西部偏鄉和東部與離島,各鄉鎮學生人數很少的國中(與迷你小學)的現況下,更多的政策資源反而應該挹注到都會地區,而不是鄉村地區。六都因為長輩人口的比例高,而且希望「在地老化」,住在家裡的話,則他們需要的未必是硬體的日照中心和住宿機構,而恐怕是如何減輕對於子女照顧的家庭負擔。

首先,醫護人員定時的到宅,無論是臨時性的看診,抑或是例行性的抽血檢驗與其他基本的檢查,以及定期的接送到醫療機構進行健康檢查;此其中,失能或部分失能長輩們的日常生活需求和醫療服務照顧,將事關中高齡子女能否持續在工作職場打拚,更可能讓現有職場的成熟人力,必須返家照顧更年長的父母親。其次,如果是獨居的長輩們,則還需要定時的電話簡單問候,里長或社區和公寓大廈管理委員會相關建制內的敦親睦鄰,到宅的送餐服務,還有社工人員定期的訪視探望。再者,行政院應該摒棄政黨的歧見,以充足的預算資源,協助縣市政府挹注在針對現有長照對象的普查;特別是,透過十年一次的人口普查(例如109年,去年的人口及住宅普查),在建立長照資料庫的同時,也分門別類的歸納長輩的需求,例如:家庭成員的互動狀況型態和情緒照顧需求、嘗試結合現代科技(VR/AR)與長輩的室內/社區/親子活動型態、結合社福組織團體,還有具備相關領域背景的志工,協助並融入在地的公共事務。

最後,因為人口密集的關係,要營造樂活的友善環境,都會地區在距離上與資源上,都占有優勢的地位。至於鄉村地區,因為老齡人口的分散,意味著是由傳統的家庭,承擔著照顧長輩的責任。就此來說,就算有中央和地方政府的資源做後盾,長照2.0升級版的廣設日照中心和住宿機構,是否符合民眾需求,則有待商榷。

從蔡總統提出「長照2.0升級版」到現在超過一年的時間,因為新冠疫情的關係,大家都暫時忽略了老人長照的政策課題。在高齡化和少子化蔚為不可逆轉的趨勢,則「滾動式的檢討」政策的方向和預算的挹注,是後疫情時代不能迴避的課題。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