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業長青,永續傳承

圖/本報資料照片
圖/本報資料照片

文/Gary Tiernan 新加坡聯合家族辦公室Golden Equator Wealth(金道財富管理)執行合夥人

當今亞太地區富豪家族數量、累積資產價值皆多於以往,如何順利傳承家業也成為一大難題。根據凱捷管理顧問公司及瑞銀資料指出,截至2020年,前述資產總值已達22兆美元,其中45%以上將於未來五年內交給下一代。

然而,根據Williams Group報告顯示,美國家族財富流失率在第二代為70%,到了第三代更高達90%,原因有三大:60%肇因於溝通及信賴問題;25%未妥善協助繼承人準備好接掌財富及家族事業;10%則因為家族未能明定家族使命。

不只是財富管理

家業無法順利傳承,多半可歸咎於缺乏妥善規劃及溝通,或是不了解傳承規劃中不僅涵蓋財務移轉,也應納入家族的社會及智慧資本,包括培養下一代的能力及態度。

法國巴黎銀行的研究卻指出,全球有57%的家族企業訂有繼承計畫,但亞洲僅有17%的超高資產淨值家族有此規劃。

雖然家族企業應常討論傳承的重要性及程序,但這在許多文化中絕非易事,尤其在亞洲,許多長輩不習慣與孩子談論接班和家產問題,或許是因為這類話題向來被視為禁忌,又或許是不希望下一代養成理所當然的心態。多數亞洲家族的鉅額財富並非世襲而得。亞太地區有超過70%的億萬富豪為白手起家的第一代,他們開疆闢土的本事毋庸質疑,但不一定擅長家業傳承,導致亞洲許多超高資產家族傳承規劃不良。

已經有許多家族逐漸意識到,及早開始討論家業傳承有其必要,除了受年輕一輩的西式教育影響之外,也見到許多家族紛爭對簿公堂的前車之鑑,加上疫情凸顯生命的脆弱性,讓人深感應及早規劃。

缺乏相關知識

許多家族企業通常會選擇委託私人銀行及顧問代為管理財富,或是交由家族中一位或多位接班世代的晚輩及親戚負責,形成「非正式家族辦公室」。兩種做法都不理想。私人銀行可能會把心力放在自家原有的服務,但不見得能涵蓋家族的獨特需求。延聘各類顧問可能對自家資產見樹不見林,投資策略多有重疊,無法完善地投資不同類型的資產。

至於非正式的家族辦公室,由家族成員任職,組織結構往往鬆散,導致願景不明確,也缺乏資源、人才和專業。

若想選出最合適方案,需針對個別情況仔細規劃。許多家族資產類別多樣、遍布各地、受不同地區的法律管轄。由於所在市場法規各異,如何管理家族資產便成為難題。

立基建業,代代傳承

聯合家族辦公室(Multi-Family Office,MFO)由諸多領域的專業人士組成,同時替多個家族提供全方位投資及傳承規劃服務。由於獨立於金融機構之外,因此服務家族客戶時可秉持「代代相傳」精神,而不會與大型銀行追求短期業績目標、販售自家投資產品等利益相衝突。

量身打造的家族辦公室能滿足不斷變化的需求,例如:持續追蹤市場最新情況與規範、藉由分散成本達成更高效率等。此外,可與其他家族分享洞見及最佳實務建議,協助匯聚商界人脈,同時維護客戶隱私及機密。

預先規劃僅是第一步,另一項重點則是培養接班世代,幫助下一代獲取重要技能、經驗、國際人脈,使其能替家族守業及守財。

為求基業永固,家族必須照顧到幾個重要層面:與所有相關成員開誠布公地溝通,且個別商談。此外,也需清楚定出目的、目標,並列出達成目標所需的步驟。

總結而言,亞洲富豪家族需要客製化的混合式做法,結合西方的最佳實務,並考慮當地文化的細緻差異,以符合各個家族的特殊需求。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