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產創條例下的稅改政策 正面效益大

產業創新條例修正案修正內容包括智慧、5G設備可享投資抵減優惠。圖:本報資料照片

日前,行政院通過「產業創新條例」(以下簡稱「產創條例」)修正案,主要修正內容包括租稅優惠延長十年,通過保留盈餘「實質投資」的部分可以做為未分配盈餘加徵5%營所稅的減項,智慧、5G設備的投資抵減可享有投資抵減優惠等。此一修正案一推出,若干學者即跳出來警示,指出「稅改救經濟恐有副作用,未來將減少經濟動能,導致經濟體質虛弱,以及貧富差距擴大、債留子孫和世代不公…等社會正義問題,希望政府三思。」加上「自由化時代來臨,失業率可能不減反增,而且租稅優惠只有短期效應,長期未必有利,…最後建議政府應多管齊下,透過全面的政策才能兼顧經濟成長與所得分配公平…。」

上述批評,似乎言之成理,但其實不了解目前「產創條例」修正案的全貌,論點有失偏頗,我們在此提出論述,加以說明如下:

第一,政府當前的稅改並非赤字支出,不致損及經濟成長動能。雖然「產創條例」修正案有增加不少租稅損失,包括:未分配盈餘進行「實質投資」減免5%加徵的營所稅,估計約有250億元左右的損失;智慧與5G設備抵減約帶來100億元的稅收損失;以及研發投資抵減獎勵延長約150億元左右的租收減少;整體稅收損失每年約500億元。但是,此一修正案之前,已於107年將營所稅稅率由現行的17%調升至20%,約可為國庫增加600億元賦稅收入。一減一增的結果,整體稅收並未減少,應不致損及後續的經濟動能。

第二,多數的租稅優惠措施,必須進行稅式支出效益評估,雖然一開始有稅收損失,但透過租稅減免,刺激投資、增加營收、會以稅收形式再回到政府手裡,創造稅收效益。目前超過5千萬元租稅優惠的法案均須通過稅式支出效益評估。一元的租稅優惠,激發廠商研發、自動化投入的增加,帶動企業營收增加,並經由產業關聯效果,帶動整體產業的收入增加,最後再以稅收形式回饋到政府手裡。亦即一元的租稅損失必須在未來創造超過一元以上的租稅效益,財政部才會通過放行。而且所有的假設條件,均經過財政部、經濟部的嚴謹審核才能通過。以如此嚴格的稅式支出評估,幾乎所有租稅優惠均符合成本效益。在稅式支出效益評估為正向的情況下,不致於有大幅稅收損失之虞。

第三,智慧、5G、AI設備投抵,加速企業數位化,是企業提升競爭力的關鍵,如不加速投資,一旦企業喪失競爭力,產業被迫外移,失業率將大幅攀升。目前數位經濟方興未艾,各國企業競相投資,如果台灣投資掉隊,勢將左右企業競爭力。若干學者擔心租稅優惠加速企業投資5G、智慧設備,將減少6%以上的就業。但如果台灣企業不加速數位經濟投資,競爭力喪失致產業外移,影響的不只是6%的就業,很可能是10%以上的失業。更何況OECD國家針對AI、5G、智慧設備等重點領域,均透過多元化政策(包括租稅優惠、補助、輔導等)來協助企業升級轉型。

第四,租稅優惠雖然對大企業、製造業較有利,但為了維繫經濟動能,相關配套措施的搭配可望緩和其負作用。不少學者常批評租稅優惠獨厚大企業、製造業,不利中小企業,形成所得分配惡化。

不過,上述批評其實是不盡了解台灣研究發展、創新的真相。一般言,台灣研發的主力仍在中大型企業身上,因為研發必須擁有最小的效率規模,投入一定程度的研發經費、人力與設備,才能擁有成效。而中小企業除了資源相對缺乏之外,本身的競爭力也以創新、設計的加值變化為主,研發投入相對有限。中小企業投入研發金額相對偏低下,它能夠享受的租稅優惠自然較少。

當然,從媒體報導上,政府似乎也看到此一略為偏頗的現象,在修法時,配合了企業的保留盈餘進行實質投資可以減少稅負,兼顧增加投資動能,並使更多中小企業、服務業可以受惠。

第五,租稅優惠雖然以短期誘發效果為主,但在國際劇烈競爭的同時,租稅優惠有反景氣循環、加速投資及強化企業競爭力的功能。就理論及實證而言,租稅優惠有10~15%的誘發效果,可以有效鼓勵企業加速投資決策、升級轉型。同時,在景氣有下滑之虞時,投資抵減可以誘發企業加速投資,緩和景氣的下行。當然,租稅誘因以短期效果為主,故應搭配落日條款,避免長期獎勵效果遞減的缺失。

綜言之,目前產業仍面臨研發創新、數位經濟時代的國際競爭、扶植新創產業的發展等關鍵課題。為掌握前瞻性產業發展機會,因此,延長租稅優惠措施實施十年,並透過若干修法上的配套,達到兼顧國家財政收支與產業發展,以及加速產業升級轉型的目標。否則,一味以社會主義論調,書空咄咄批判租稅優惠,卻使產業原地踏步、錯失良機,台灣經濟將陷入空轉的困境。

議論天下時事,探討寰宇財經。

社論

工商時報主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