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台灣本土OTT業者困境啟示錄

圖:本報資料照片

中美貿易戰的高潮迭起,不只持續成為全球媒體報導議論的焦點,更讓全球股市如坐雲霄飛車,呈現不規律的跌宕起伏。而就台灣來看,此波貿易戰延長賽,台商無疑已成為最大的受害者。不論是轉移生產基地回台,或到東南亞,都需要大量的時間與成本,令業者陷入擔心「緩不濟急」的焦慮狀態。

撇開這個近乎無解的衝擊與挑戰,戰雲密布的場景,其實還不只出現在中美雙方及受到波及的世界各不同經濟體,台灣當前的OTT(影音串流平台)市場,同樣也正陷入戰雲密布的樣態。而更準確的說,它不只是戰雲密布,其實已經陷入刀光劍影的近身肉搏戰。

檢視現階段台灣OTT市場的角逐,主角並非本土業者,反而是侵門踏戶的境外業者。包括以YouTube、Netflix為首的美商業者,以及包括愛奇藝、騰訊WeTV、優酷視頻等為首的陸商業者。前者不只是早已大軍壓境,如Netflix甚至規劃在台投資內容製作中心;而陸商業者如愛奇藝因想在台灣設站頻遭卡關,只好迂迴經香港輾轉落地;此外,騰訊WeTV、優酷視頻等大陸OTT業者也都各顯神通在台灣各大APP Store上架。

相關於美商、陸商等境外OTT業者,邇來競相想方設法投入台灣OTT市場,對台灣本土剛萌芽的業者來說,卻形同已面臨生死交關的危局。業界人士甚至直言,今年本土的OTT就可能出現倒閉或整併潮。更具體而言,如本土業者不能參採國外OTT業的發展趨勢,進行內容商、平台商和科技公司間的跨域合作,可能就只能等待境外業者的併購,甚或最終只能走向倒閉一途了!

平議台灣OTT業者目前所面臨的存亡困境,其實境外業者侵門踏戶的現象,台灣並非唯一的受害者。而毋寧說是在網路時代,因著網路無國界的特性,使得網際網路業者可以方便的跨國營運,卻未必要像傳統企業般的一定要在各該國設立據點才能營運。從而衍生逃避繳稅,甚至不守法規的亂象,進而形成與各該國本土業者之間不公平競爭的現象。

總結網路時代才出現的這種現象,最初各國政府因為無前例可援,既有的法律也未見規範,因此如臉書、谷歌等網際網路業者可以說占盡便宜,既不必受法律規範即可營運,賺了錢也不必向各國政府繳稅。然而,亡了羊,終歸還是要補牢。因此歐盟乃率先一方面制訂規範,對這些境外網商課徵特別稅,或要求必須購買一定比例的本國相關產品;另方面則透過法律審判程序,追繳這些境外網商的營業稅收。

在歐盟好不容易建立這一套針對境外網商的管理、課稅機制之後,陸續如印度等國家也比照辦理,以建立公平競爭環境,保護本國產業發展。循此,檢視台灣的做法,則是採取雙重標準的策略。對於陸商,甚至有中資背景的企業,採取的是全面封殺的措施。而對於以美商為主的其他境外網商,則是採取低管制甚至不管制的措施。這種做法,美其名是開放自由競爭,但其實是讓本土業者陷入水深火熱的困境。而名為被全面封殺的陸商,依循網路無國界的特性,再怎麼迂迴,終歸還是有辦法侵門踏戶。

再從另一個視角來探討。本土OTT業者闡析產業發展所面臨的困境,另外也歸咎於國內市場太小,不足以支撐回收。然而,果真如此,又如何解釋境外美商、陸商,除了蹈台灣缺乏法律規範的空隙而侵門踏戶之外,為何還要想方設法來台灣正式設點,甚至規劃成立OTT內容製作中心?原來,這些外商在意的不是台灣的市場規模,而是看重台灣有深厚的文化底蘊、異采繽紛的創意人才、高素質的IT專業人才,不只可以製作優質的OTT內容產品,同時更是放眼於全球多達20億的華人市場開發與擁有。

包括陸商在內的外商之視角思維,對比之下反而凸顯本地業者只知歸咎本土市場規模太小,形同只會拿著金飯碗在討飯。然而業者的短視也就罷了,檢討起來,政府相關主管部會則更是失職。如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長期面對網際網路產業的侵門踏戶,始終束手無措,甚至連複製歐盟的法規建制都不會。而文化部在新完成立法的「文化基本法」中,只知依循老套路,對文化、藝術工作者與業者給予獎勵、補助、租稅優惠,卻對如何協助業者創作產品進軍全球華人市場沒有具體策略。

主管部會的短視、無知,甚至自我設限,以及本土OTT業者的產業困境,其實只能算是冰山的一角,缺乏與時俱進的法律規範與政策方略,最後恐怕連要自保都將是戛戛乎其難了!

議論天下時事,探討寰宇財經。

社論

工商時報主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