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動駕駛汽車的保險難題

自駕車保險制度規劃的難度頗高,業界目前尚未形成長遠可行的相關制度。圖:新華社

攸關我國無人車發展的「無人載具創新實驗條例」早在去年12月就完成立法,但截至目前為止,不僅生效日未定,實行細則也尚未訂定。實行的遲延,問題有多個面向,關於自動駕駛汽車的保險規劃乃其中之一,業界目前尚未形成長遠可行的自駕車保險制度。

自駕車保險制度規劃的難度頗高,不但可能對現行汽車保險,尤其第三人責任險部分產生質變,且保險內容與保險責任的有無,均會隨自駕車發展的進程而有所不同,這些特性,增加了自駕車保險設計的難度。

自動駕駛發展進程分為五個階段:無自動駕駛、駕駛人輔助系統、部分自動駕駛、高度自動駕駛與完全自動駕駛。其中「部分自動駕駛」與「高度自動駕駛階段」皆有人為駕駛與自動駕駛轉換的問題,亦即在某些時候,汽車仍然由駕駛人駕駛,且即便是啟動自動駕駛狀態,在特定條件下,駕駛人仍然需介入接手駕駛。此種人為與自動駕駛切換的特性,在責任保險上將產生重大挑戰。若事故發生時,汽車是由人為駕駛,則現行的強制車險及任意責任保險,應足以填補因汽車交通事故所造成的第三人死亡、體傷或財產的損失。

然而,若事故發生時汽車處於自動駕駛的狀態,而事故發生原因是出於自動駕駛系統的設計或製造瑕疵,甚至是自動駕駛汽車製造人未清楚提供使用說明導致汽車所有人不當使用自動駕駛系統,因傳統的汽車責任保險是以汽車所有人與駕駛人為被保險人,以人為駕駛造成之汽車交通事故為承保風險,此類自動駕駛系統的「產品瑕疵」,即非傳統汽車責任保險的承保範圍,而應由產品責任保險予以承保。此種產品瑕疵,在「完全自動化」駕駛的階段更可能為絕大部分交通事故的成因。因此,發展自駕車,設計符合自駕車的產品責任保險,扮演不可或缺的關鍵。

由此延伸,在前述「部分自動駕駛」與「高度自動駕駛」階段,事故發生時首先遇到的困難將是辨認事故發生時汽車是由人為操縱或自動駕駛狀態,因二者承保的保險不同,受害人應求償的對象自然不同,則確認事故發生的原因,就成了受害人請求保險理賠時的首要挑戰。原本汽車責任保險有保障受害第三人的功能,而在自駕車時代,若汽車交通事故受害人需花費更多的心力與成本舉證事故發生原因,以決定向汽車責任險的保險人或產品責任險的保險人求償,責任保險保障受害人的功能,將因此打了折扣。

再者,單就產品責任保險觀之,承保範圍也成難題。自駕車的製造過程,遠比一般汽車複雜,尤其自動駕駛系統許多輔助硬體,如鏡頭、導航、地形辨識、不確定物體預測及人工智慧深度學習等系統,可能均由不同製造者設計生產,而非由汽車製造商自行設計製造。此時,若確認事故的發生,是由於非汽車製造商自行設計生產的系統瑕疵所致,以現行的產品責任而言,汽車製造商的產品責任險多未對周邊系統製造者的賠償責任有承保,最終仍可能導致汽車交通事故受害人求償無門,或需經耗費時間與成本提出專家意見為證據,確認導致事故發生之真正原因後,才能向自駕車製造人的責任保險公司求償。

由上可知,自駕車在發展階段有人為與自動駕駛轉換的特性,導致事故發生原因不易確定,因而難以決定應由汽車責任保險或產品責任保險承保以及自動駕駛系統瑕疵可能來自不同製造人,因而一旦肇事,自駕車製造人產品責任保險未必承保等問題。筆者建議,若立於保護汽車交通事故受害人的立場,最適化的自駕車保險制度,應延伸現行限額無過失的強制汽車責任保險制度,亦承自動駕駛狀態時造成的事故,但若可證明事故是由於自動駕駛系統設計與製造的瑕疵所致時,強制責任險的保險人在給付補償金後,可代位向汽車製造人及其產品責任保險的保險人求償。如此,可兼顧保護受害第三人及使自駕車製造人為其產品瑕疵負最終責任的目標。

身為從事金融保險法研究與教學的工作者,自然抱持「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社會責任,本於專業與良知,一直寫、一直寫。

張冠群

政治大學法學院暨風險管理與保險學系教授、台灣保險法學會秘書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