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科技企業發展所帶來的混亂該如何當責

蘋果執行長庫克。圖:美聯社資料照片

每年六月鳳凰花開時節,也正是各級學校舉行畢業典禮的時節。面對即將離校的畢業生,特別是博碩士及大學部的畢業生,各大學莫不挖空心思,或者邀請已畢業的傑出校友,或者是不同領域的學者名流,在畢業典禮上演說致詞,以分享職涯經驗,或對畢業生提出期許與嘉勉。而在這些形同每年例行公事的名人演講中,蘋果執行長庫克16日在史丹佛大學畢業典禮的演說,倒是言之有物,值得正視與省思。

庫克的演說,用對比的方式指出,「矽谷曾拿出不少革命性的發明,但近來科技業卻較少因為創新聞名。」接著直指「現在每天都可看到資料外洩、侵犯穩私、對仇恨言論視而不見,導致假新聞毒害全國言論,甚至還有用一滴血換來的虛假奇蹟。」

面對這種亂象,庫克意有所指的強調,矽谷科技企業需要為自已製造的混亂負責。他同時也向史丹佛畢業生表示,數位監控威脅創新,將扼殺矽谷的創新發明。而且民眾也不應該將大規模收集資訊視為正常,他強調如果大家認為生活中的每件事都能被收集、出售,甚至在駭客攻擊時外洩是無法避免的事,那人們失去的將不只是個資數據,而是失去了做人的自由。

檢視庫克這番有如暮鼓晨鐘的警世銘言,到底能否對這些科技企業以及社會眾生,產生振聾發聵的效應,雖仍有待觀察,但歸納起來,其實就包括三個面向。其一是強調科技企業需要為自己製造的混亂負責,這本就是科技企業最起碼的企業社會責任(CSR)。其二是點出科技企業如果不把造成資料外洩、侵犯隱私當一回事,無法做好自律、自控,則公權力部門在民意的壓力下,將可能介入進行數位監控,但如此一來,他擔心數位監控規範恐將扼殺矽谷的創新發明。而第三個影響的面向,則是科技企業的不自律,和公權力的他律,將使一般的使用者,不只個人數據隱私不保,甚至還將失去做人的自由了!

有關庫克的這番論述,平情而論恐怕並非杞人之憂,而是客觀存在且不斷惡化的現在進行式。以美國而言,在2016年大選期間有關川普競選團隊「通俄門」的傳言繪聲繪影,網路科技的發達,也使得別有用心的第三者,可以透過傳播假新聞來意圖影響美國的選情。更遑論共和、民主兩黨為了贏得大選,自然也不會錯過在社群媒體上製造假新聞來栽贓抹黑對手了。

刻意散播假消息在2016年啼聲初試後,儼然就像瘟疫般在世界各地蔓延,綜觀這三年來,在實施民主選舉制度的國家,其斧鑿之痕可謂斑斑可考。而當然台灣也沒有缺席,包括去年底的九合一選舉,以及將在明年舉行的大選,不同政黨之間,甚至同一政黨內為了取得參選權,各種抹黑、抹紅的假訊息鋪天蓋地,令社會大眾看得昏天黑地。準此以觀,科技企業所製造的混亂,不只可能侵犯個人隱私、威脅創新發明,甚至也嚴重影響民主選舉制度的運作。在這種亂局下,原來所標榜的選賢與能,最後的結果可能是黑與賊的才會勝出,賢與能的只能被晾在一邊了!

沒有錯,網路科技的發展,全方位的顛覆了傳統的制度規範與遊戲規則。從正向的角度來看,它帶來了各種智能化的新樣態,但是任何的創新與發明,帶來機會與便利的同時,其實無可避免也會產生負作用。就如同從工業革命以來,的確帶來在先前農業時代無法想像的突破性發展,然而所帶來的對地球環境的污染、生態的破壞,卻已成為進入後工業時代的人們所無法承受之重。畢竟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享受科技發展所帶來的福祉,終歸還是要付出代價的。

基於對工業革命以來所衍生的破壞與後遺之歷史覺知,人類進入以網路科技為驅動的後工業時代,或所謂知識經濟時代,蘋果執行長庫克心所謂危的指出科技企業必須為因而所製造的混亂負責。然而,科技企業即使能因而自覺的自我提升CSR的質與量,但別有居心的賊黑之輩,基於貪婪的人性,又豈會善罷干休。

從駭客肆無忌憚的攻擊入侵,及至於政客自甘墮落的以賊黑手法換得政治利益,除了庫克的警世之言,哈佛的政治學者們更感慨民主政治在民粹的操弄下正在快速的步入死亡!歷史殷鑑,以及有識之士的憂時憂世之論,能否力挽狂瀾,還是面對貪婪的列車只能自嘲為狗吠火車,相信歷史很快就會給出答案來!

議論天下時事,探討寰宇財經。

社論

工商時報主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