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面對數位轉型浪潮 企業和政府準備好了嗎?

網路時代AI人工智慧浪潮的興起,其影響層面深入各行各業,而面對這個潮流趨勢,一般人討論關注的焦點,主要集中於AI的進一步智能化,恐將取代人類的工作。因此美國在歐巴馬時代,甚至曾在2016年底發表以「AI時代生存法則」為主題的「白宮關鍵報告」,未雨綢繆的指出,對應AI改變就業生態,每個人應自我提升閱讀力、批判力、溝通力、想像力與技術力;同時政府也須要有效的安置失業勞工。

歐巴馬卸任前的臨去秋波,繼任的川普當然不把它當一回事,將「白宮關鍵報告」束諸高閣。然而數位化的浪潮,顯然並不會因為政客的短視近利,就停止了進化的腳步。面對這種客觀情勢的快速演變,以及政府部門的不聞不問,或者至少是對應措施嚴重滯後,首當其衝的各行各業,如何加快數位轉型的腳步,以期能夠化危機為轉機,自然也就成為上自大型跨國企業,下至中小型或微型企業,必須嚴肅面對的生存法則。

以台灣為例,全國中小企業總會攜手YAHOO,於日前發表的「中小企業AI行銷白皮書」,就統計出總數多達174萬家的中小企業,有近七成的業者,已開始或計劃應用AI解決方案。且其應用AI的領域,倒不是用來取代第一線的工人或業務員,而是聚焦於與顧客互動、數據搜集及行銷廣告等領域為主。

除了借重AI來強化數據分析能力,以期能「更精準找到新客戶」、「更有效掌握顧客與行為」,以及實現「更個人化的溝通」之外。從這份「白皮書」的調查報告,也觀察到台灣中小企業的二代接班人,對全面擁抱AI應用也明顯的更為積極。相較於初代創辦人,二代接班人採用AI解決方案的比例增加超過三成,以期能借助創新科技的力量,持續找出自家企業的成長新動能。

檢視這份調查報告,反映的固然是台灣中小企業的應對狀況,但有理由相信,其他國家地區的中小企業主,面對AI時代自然也會做出類似的轉型對策。甚至如大陸、東南亞等新興經濟體,其中小企業主有更高的比例屬於初代創辦人,他們的回應模式無疑更接近我們的企二代,同樣是積極的擁抱AI。從而,相對比較高比例的台灣中小企業初代創辦人,在回應與轉型時的遲疑與滯後,恐將使各該中小企業,成為產業數位轉型浪潮下的「魯蛇」了!

為了化解這種迫人而來的產業生存競爭挑戰,對於中小企業而言,受限於規模與AI人才的不足,即使想要轉型擁抱AI,往往會陷入心餘力絀的困境。如果參採「白宮關鍵報告」,台灣政府的角色在有效安置因AI而失業的勞工之前,更急迫的應是如何協助、輔導有心朝數位轉型的中小企業能夠心想事成。

而在這方面,沒有錯,我們已有現成的經濟部中小企業處職司此事,甚至還有中國生產力中心從事提升產業競爭力的人才培訓工作。但是包括官方的中小企業處,或準官方的中國生產力中心,其動能和效能是否足以支撐為數眾多中小企業的數位轉型需求?事關台灣整體產業競爭力的榮枯,自不應以聊備一格而自滿,否則被其他國家地區的新銳中小企業「彎道超車」,恐難倖免!

能否順利朝數位轉型,不只考驗中小企業的存亡榮枯,大型企業同樣也不能停止數位轉型優化的腳步。以中華徵信所25日公布的「台灣地區大型企業排名TOP 5000」報告為例,指出儘管5千大企業2018年的總營收再創新高,但獲利數據受中美貿易戰的衝擊較大,「顯示台灣供應鏈受到的衝擊、需要時間去重新布局。」從而,如何迎戰全球供應鏈的重整大賽,各大型企業自然需要時間去重新布局,但時間的快慢,與重新布局是否到位,在在需要借助強化數據的分析能力,才不至於陷入「盲人騎瞎馬」的迴圈中。

如何跳脫這種無厘頭的迴圈?其實台灣也不是沒有成功的案例。台灣半導體產業協會日前主辦「2019高科技業節能減碳論壇」,會議資料顯示相較於製程技術相仿的美國與韓國,台灣半導體業的單位產品面積耗電量最低,2018年總節電數約達年用電量的8%。而能獲此佳績,關鍵就在業者自主節能提案使能源使用效率最佳化。

綜合上述來看台灣大中小型企業的數位轉型及AI智能化,可喜的是只要有心,對大型企業而言,朝AI時代華麗轉型並不是問題,但對中小企業,除了企業主要有決心,更需要有及時且到位的輔導協助機制。影響所及,不只是中小企業的存亡,更是台灣產業是否具有國際競爭力的關鍵指標了。

議論天下時事,探討寰宇財經。

社論

工商時報主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