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產學研無縫鏈接 育成人才迎向AI時代

圖/本報資料照片

今年大學指考分發於7日放榜,各大學資工科系的錄取排名全面翻紅。顯示在面對科技專家及全世界大公司都認為AI(人工智慧)將翻轉所有產業,甚至全面改寫人類歷史的今天,包括學生和家長考慮到未來的職場發展,在選填志願時,傾向「選系不選校」,其實也就不足為奇了。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日前在出席科技部的「策略高峰圓桌會議」時,也語重心長的提出,「人才培育、發展AI是台灣的當務之急」。並特別指出,台灣的中小企業不像大集團,擁有培育各該領域人才的資金與方法。他因而具體建議,政府應協助中小企業培訓。

解讀張忠謀之所以對AI人才培育的關切與憂心,其實可以從另個面向來理解。面向一是資料科學與機器學習平台廠SAS,於最近發佈的「企業AI領先度大調查」中,揭露台灣企業導入AI的現況。該調查發現,依產業面來分析,台灣金融業投入AI,已採用虛擬助理、自然語言處理的比例達58%,為不同產業領域比例最高者。

而在製造業部分,已投入AI比例雖有45.5%,但還沒開始的比例卻也高達49.5%。至於零售、流通等服務業,目前已投入AI比例,則只有不到三成的27.94%。

SAS的這份調查報告,恰好印證了張忠謀的關切。即使屬於資本密集的金融業,開始導入AI的比例雖然高於其他產業,但比例其實也達不到六成。等而次之的製造業,導入AI的比例雖已達四成五,但明顯的是以ICT等代工企業為主。而屬於製造業中的中小企業,不是不知道必須引進AI,但卻因為缺乏資金與方法,以至於迄今仍有相當高的比例「還沒開始」。至於屬中小乃至微型的零售、流通等服務業,總體投入AI的企業比例迄今仍不到三成,其實也就不足為奇了!

基於對產業必須朝網路轉型,及時導入AI的理解,張忠謀對台灣產業迄今的數據表現偏低感到關切與憂心的第二個面向,則是依循他個人過去在工研院與台積電任職時的經驗,指出工研院肩負產業基礎移轉與人才培育的任務,而過去是以對產業的技轉和輔導為重,並卓有成效。但是,他認為現在形移勢變,工研院未來必須強化人才培育。

談到張忠謀期許工研院今後應該移轉重點,強化AI時代的人才培育。其實近年來工研院的角色扮演,已不再只是以與ICT產業技術有直接關聯的研發與技轉為限,而是一方面擴及生醫科技領域的研發技轉,另方面則一定程度的投入AI相關人才的培訓工作。只是迄今在人才培育方面所投入的力道仍有不足,以致讓張忠謀「憂心」,會讓台灣在AI新時代人才質量不足而輸在起跑點。

張忠謀「心所謂危」的無私建言,主持「策略高峰圓桌會議」的科技部長陳良基,不只聽進去了,並在他的個人臉書做出回應。針對與會代表認為台灣現在的科研整合,應從上游的學研單位與中游的法人整合,以取代現行的中游法人單位與下游產業界整合的模式,好讓政府的資源能夠投入基礎研究。陳良基指出,「目前在台灣所出現的不少議題,是因為制度所造成。原本制度都應該是為解決問題而設,但是問題會因為時間的變化而產生變化,而我們的制度卻屹立不搖,變成僵化且無法即時解決問題的制度。」

陳部長不止以感慨既有制度的僵化,回應張忠謀對於台灣中小企業因AI人才稀缺恐影響產業轉型成長的「憂心」,並指出在歐盟已有23個成員國看到產學研必須緊密連結的趨勢,將高等教育、科技研究和創新,整合在同一個部會,好讓產業的對接更為簡易和具有前瞻性。

檢視歐盟國家透過政府部會組織整合的模式,結合上游的高教人才培育,中游的科技研發,以及下游的產業創新與轉型,如果台灣想要套用,牽涉到的,至少是教育部、科技部、經濟部、乃至於衛福部、中研院等的跨部會整合。以台灣「僵化的制度」來看,想要落實組織的整合再造,可能比登天還難。然而。如果還是沿襲目前僵化的制度分工,就如同「鐵路局各管一段」般。即使高中生紛紛搶進資工科系,但前端的人才養成,與中後端的研發創新未能鏈接,這些「資工新鮮人」以為已經贏在起跑點,但和歐美日乃至於大陸相比,到頭來卻可能發現因為輸在「中繼點」的鏈接,畢業後也許就只能到歐美日陸等地當另類「台流」了!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議論天下時事,探討寰宇財經。

社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