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台日機器人大展觀展心得

東京WRS機器人展,日廠展出「第三隻手」機械臂,操作者通過所佩戴的特殊傳感器眼鏡,用眼神和口令指揮「第三隻手」。圖/新華社

某一天的早上,我跟兩位成功大學電信研究所的實習生進行實習成果的討論,我跟兩位負責指導他們的同仁,一起在公司會議室的大桌子攤開她們想說的「故事」。從故事邏輯的觀察以及言詞辯證,可以了解一般人搜集情報常常會有的毛病。

1.自己的資料打敗自己:用了好多個個案來表達同一件事情,資料上卻呈現不一樣的架構與深度。

2.沒有別人就沒有自己:想要解釋為什麼要進行內容的相關討論,卻只能引用另一個別人的論點作為開始。

3.缺乏強有力的結論:故事的最後沒有把強有力的「發現」轉換成結論,讓人誤以為故事只是「為賦新詞強說愁」。

我觀察,學生們要說一個「企業發展策略」的故事是受限制的,理由在於,學生們缺乏對於商業活動分工架構、以及所處的商業環境競合現況的理解,因此產生了表現上的限制。但是,對於已經投入工作的同仁,不也是從這個過程中不斷的累積經驗而養成可以從容以對的自信嗎!?

近兩年來,看展覽一直是我跟同仁進行「經驗交流」的教室,上個星期在南港舉辦的機器人展當然是不能漏掉的課程之一。我們走在人潮不少的展區中,我不斷的停下腳步跟同仁分享比較每一個參展項目的觀點,我的觀點主要是跟去年10月,我在東京WRS(World Robot Summit)機器人展所看見的內容做的比較而來。

具體來說,我發現,除了同一家日商公司在台灣展出的內容,所呈現的廣度有差距之外,更令人訝異的是,許多日本發展機器人的大公司,如DENSO、FANUC、Kawasaki都沒有在台灣參展,我擔心我們的同仁會看不到全球發展的完整視野。

今年的台灣機器人展可以看見台廠主要投入兩種機器人的應用發展技術,分別是Co-Robots(協作機器人)、Transportation Robots(運輸機器人)。Co-Robots主要以機器手臂的形式,固定在工廠內的生產線上,取代人力進行繁複又精密的工作。我觀察日本已經著重在發展小機型手臂、輕量型手臂以及強調遠距同步操作手臂的相關技術上,這個落差不算小。

Transportation Robots則以AGV(Auto Guided Vehicle 無人搬運車)的相關應用為主,在台灣展看見台廠投入無人搬運車發展的為數不少。我觀察在特定場域內多車協作管理、搬運車酬載模組化以及搬運車的體積小型化的相關發展,日本是相對領先的情形。

就日本20種應用機器人分類的發展來看,Construction Robots(工程建設用機器人)及Medical & Nursing Care Robots(醫療照護用機器人)的需求迫切性似乎我們還沒有認真的感受到!就社會人口結構的演變,日本今年80歲以上的超高齡人口佔比為8.7%,我們則是3.6%,預計在2038年我們才會出現8.7%的人口為80歲以上的超高齡人口,而就我們隨處看到的建設工地現場的怪手,哪一部怪手不是日本製造的現實下,似乎看不到台灣投入工程建設用機器人是正常的吧?

觀察以上探討的四種機器人發展趨勢,無論台灣製造的機器人硬體投入與否以及技術差異程度如何,我們有兩個看展心得可以列入報告,記錄下來跟大家分享:

1.不同類型的機器人在一個固定場域內,協作在一起已經是不能免的未來了。因此,維持工廠內派工送料順利運作的工業工程核心系統ERP(Enterprise resource planning),將是主導未來無人工廠發展是否成功的關鍵。

2.5G垂直場域的頻譜賦予「場域使用者」的選擇,將不會影響電信商的商用頻譜所期待從企業或是公部門獲得的商機,反而可以鼓勵場域使用者(企業或是公部門),在完全可以主導供應商(並不排除電信商)的選擇下,取得最佳的應用機器人硬體與5G網通設備商合作,讓企業或是公部門看見本身適用的好技術。因此才能增加企業投入預算發展垂直場域應用的意願,也才能激發出國內系統整合的軟硬合作彈性,打造出形形色色的最適5G垂直場域解決方案。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

不會被AI取代的人叫記者

機器人財管革命 被動式管理為王

實踐結合量化分析與結構化思考,作為政策與經濟發展推理的基礎,以感性文字展現理性議題的素材。

陳志仁

台灣野村總研諮詢顧問公司副總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