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掌握科文共浴新契機做好做大

成立滿一年的文化科技發展聯盟,18日由召集人宏碁創辦人施振榮,與副召集人法藍瓷總裁陳立恆,聯手出面發布訊息,宣告聯盟在經歷一年的產業思維擴散與磨合後,將鎖定博物館、劇場、演唱會等三大場域,透過文化科技產業聯手,打造全新的沉浸式體驗經濟商業發展模式。

談到文化和科技這兩大截然不同產業領域的跨域整合前景,其實過去也屢曾被有心人討論、倡議,迄今可說猶在摸索發展階段。而此次由文化科技發展聯盟出面倡議、主導,就主、客觀情勢來看,應也可望帶來台灣發展文化創業產業的新契機。

首先就主觀條件來講,此一發展聯盟的兩位主導人物之一,召集人施振榮不只是台灣科技產業成功的創業家,而在創業成功後,近年來投注心力於文化產業的創意轉型更是有目共睹。再以其率先提出的經典名言「微笑曲線理論」,可說是深刻的點出台灣最具產業競爭力的ICT代工業,其實是毛利只有3到4%的辛苦產業。因而大聲疾呼應朝微笑曲線的兩端,也就是品牌創新與市場行銷兩方面轉型。

基於這樣的深刻體會,他在創業有成,但要自創品牌卻面臨坎坷迂迴的路徑之後,遂移轉心力於文創產業。經由「微笑曲線理論」的檢視,乃發現文創產業雖然具有品牌創新、獨特性的DNA,但是卻缺乏另一端如何讓文化創意產業化的經營與行銷能量,更遑論如何複製科技代工業大量產製的規模經濟發展模式。

正是因為對科技與文創兩大產業領域,獨自發展所受到的限制,只能淪為「茅山道士」或「孤芳自賞」,施振榮因而投入科技與文化跨域整合的工程。並斷言透過跨域整合,共創新體驗、新價值,則其毛利粗估應可上看三至四成,也將是代工業3至4%的十倍。

主導者的主觀評估與投入,如果未能結合客觀情勢的發展,最後可能還是會淪為一場夢。但就產業發展的客觀情勢來看,隨著近年來高科技產業的日新月異迅猛發展,不論是在博物館等藝文創作展場,或劇場、演唱會的演出效果,乃至於藝術創作作品的呈現,不論是引進3D列印科技,或是結合AR、VR、浮空投影等科技,乃至於未來5年的應用,其實已經呈現與向來完全不同的樣態。也就是讓文化創意添加科技運用的含金量,不只可以讓本業因勢利導升級轉型,更可望藉由跨界、跨業、跨行,落實科文共浴,發展出更好的應用與體驗,進而還可以改善大眾生活的品質,走向真善美的新境界。

綜而觀之,結合強勢科技與獨特的文化內容產業,不論是對於身處紅海高競爭情境的科技代工產業,或是困於傳統展現模式的文化藝術工作者而言,不啻揭開了一扇產業轉型升級的希望之窗。同時也拜人工智慧創新模式與運用的發展,讓「科文共浴」不再只是一個口號式的懸念,而是一個值得投入的新契機。

然而,拜科技創新之賜,使跨界跨業整合成為可能,這種歷史的機運,其實不獨只有台灣才能受惠。準確的來說,其他各個國家、地區,自然也有機會各自進行各具特色的科文共浴產業發展新模式。因而在台灣,要落實具特色的科技與文化相互融合之新商業模式,首先就是要自我定位我們所要呈現的文化特色內涵為何?除了讓具鄉土特色的宮廟習俗活動添加科技的特效之外。如果要放眼於世界的場域,而不只是在本土孤芳自賞,則多元豐富的中華文化內涵其實就是一座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文化稀土礦山」。善加運用、結合科技,則其產業量體與影響力將可無限延伸。

而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如果台灣自我設限,而對岸、乃至韓國、日本等同樣具有東方儒家文化DNA的地區,如果他們也加速科文共浴的腳步,透過新科技的加持與滲透力,則即使台灣在文化科技發展聯盟兩位領導人苦心孤詣的投入與整合下,但受限於規模經濟的天塹,則台灣新文創產業的發展前景不只有其侷限性,甚至還可能要面對大陸、日本、韓國業者的侵門踏戶。這些年來,韓流風靡台灣、大陸磁吸台灣、台人競赴日本,既是前車之鑑,也可能成為一葉知秋的預示了!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

建立容錯文化 支撐金融科技發展

敗亡,文化沉淪先行

沒有文化,沒有競爭力

短文化的現在與未來

政府應打破「重製造輕人文」的思維

議論天下時事,探討寰宇財經。

社論

工商時報主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