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評武漢病毒所專利申請案

簡評武漢病毒所專利申請案
簡評武漢病毒所專利申請案

自武漢爆發2019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以來,武漢病毒研究所相關新聞不斷,先是中科院發佈,中科院上海藥物研究所、武漢病毒研究所聯合研究初步發現,中成藥雙黃連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狀病毒;後又徐波發文實名舉報該機構P4實驗室是「瘟疫之源」;近日再傳搶註美國藥廠專利,登上浪頭尖上。

@專利申請風波

美國知名藥廠吉利德科學公司(Gilead Sciences)的抗病毒實現性藥物瑞德西韋(Remdesivir),在抑制鼠肝炎冠狀病毒(murine hepatitis virus)與中東呼吸道症候群冠狀病毒(MERS coronavirus)有一定的效果,醫學界寄望於其也能對抗2019-nCoV。

武漢病毒研究所2月4日官網發佈了一篇標題為《我國學者在抗2019新型冠狀病毒藥物篩選方面取得重要進展》的文章稱:「對在我國尚未上市,且具有知識產權壁壘的藥物瑞得西韋,我們依據國際慣例,從保護國家利益的角度出發,在1月21日申報了中國發明專利(抗2019新型冠狀病毒的用途),並將通過PCT(專利合作協定)途徑進入全球主要國家。」並表示「暫不要求實施專利所主張的權利,希望和國外製藥公司共同協作為疫情防控盡綿薄之力。」該所原本要宣揚研究能力,且不主張專利權。此舉不但未受肯定,還引發搶註專利的罵名。不過,批評者與媒體報導對專利制度卻有所誤解,有必要加以釐清。

瑞德西韋藥物係由吉利德所研發的藥物,原先是2013年針對西非伊波拉病毒而開發,但效果有限。但後來用於對抗其他冠狀病毒時,發揮一定的功效。

目前尚屬實驗性藥物,尚未完成臨床實驗階段,仍未被FDA核准上市。吉利德也該藥物在美國及中國大陸等國申請多項相關專利,以大陸為例,其申請了化合物結構、晶型與用途等專利,包含治療沙粒病毒科病毒、冠狀病毒科病毒和黃病毒科病毒等用途。

至於武漢病毒研究所所申請的專利,則是瑞德西韋用途專利,也就是針對2019年底才出現的2019新型冠狀病毒,屬於瑞德西韋藥物新的應用,所以理論上是可以申請專利的。不過申請不見得能獲得中國知識產權局的核准,專利需經過申請、公開、實質審查與授權等程序,該專利僅達第一階段,還沒進入公開程序,遑論實質審查。

根據中國大陸《專利法》第22條第一項規定: 「授予專利權的發明和實用新型,應當具備新穎性、創造性(即我國所稱的進步性)和實用性。」若是武漢病毒研究所是第一個將瑞德西韋用於治療2019-nCoV,或許可以通過新穎性的審查。

值得觀察的是,醫學界早就知悉瑞德西韋對冠狀病毒有抑制的效果,施用此一實驗性藥物治療2019-nCoV患者,應屬常態,吾等可從各國治癒的案例報導可知,且吉利德公司為搶占商機,也可能在第一時間進行相關研究。職是之故,武漢病毒研究所是否為全球第一個將瑞德西韋用於對抗2019-nCoV,就可能是個問號。

惟瑞德西韋專利包含治療冠狀病毒科病毒之用途,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專利申請有可能被認為是作用類似,且缺乏完整的臨床數據,難謂是「與現有技術相比,該發明具有突出的實質性特點和顯著的進步」,對於其創造性則不無疑義,因此,不少學者都認為該專利申請案恐難通過實質審查的程序。

@該等專利效用有限

即使其最後獲得專利授權,其效用亦十分有限。蓋瑞德西韋藥物的核心專利均在吉利德公司手中,武漢病毒研究所僅擁有外圍的專利權,若要實施該專利,仍須獲得吉利德授權。

反之,吉利德不須他人授權即得生產瑞德西韋藥物,只要不指明是用於治療2019新型冠狀病毒,就不需要武漢病毒研究所許可。部分大陸專家認為,武漢病毒研究所取得專利後,未來全球各地治療2019-nCoV,都需要該研究所許可,迫吉利德公司與其談交叉授權,應是有所誤解。

專利申請流程動輒需數年期間,就算採優先審查程序加速專利授權,也需要約一年的時間。根據經驗病毒約在數個月即銷聲斂跡,有可能獲得專利後,根本用不到。

此外,專利制度尚有「強制授權制度」,中國大陸《專利法》規定於第49條: 「在國家出現緊急狀態或者非常情況時,或者為了公共利益的目的,國務院專利行政部門可以給予實施發明專利或者實用新型專利的強制許可。」還針對藥品強制許可訂出規定(第50條),我國也有類似的規範,因此,就算沒有系爭專利,必要時仍可透過專利強制許可。

從上述分析可知,該專利的實質意義相當有限。學術界經常為了提高聲譽,而積極申請一些雞肋專利,對社會卻毫無裨益。系爭專利或許就是該所充實「業績」下的產物,當瑞德西韋一夕爆紅後,又想乘機搶功,才讓人看破手腳。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