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給予台灣科技業的啟示

台灣製造業底氣十足,使得台灣儘管大敵當前還能快速整隊,集中火力生產口罩等個人防護設備。圖為口罩國家隊測試機台。圖/本報資料照片
台灣製造業底氣十足,使得台灣儘管大敵當前還能快速整隊,集中火力生產口罩等個人防護設備。圖為口罩國家隊測試機台。圖/本報資料照片

文/許毓仁 前立法委員、台灣玉山科技協會秘書長

「這是一個最好的年代,也是一個最壞的年代。」

這句話貼切地描寫當前Covid-19新冠疫情造成的全球局勢。全球化與科技發展讓世界更緊密連結,但同時也加速了病毒傳播。各國政府面對這波突如其來的流行傳染病,幾乎束手無策、猶如待宰羔羊。富強如美國竟成了全球疫情確診數最高的國家,連英國、日本等其他先進國家也無一倖免。如果疫情持續擴散且癱瘓醫療體系,則各國勢必採取更多強制封鎖和隔離的舉措。不可避免地導致消費者支出受到更大的衝擊、企業投資被推遲、整體經濟活動因疫情而受阻,這可能使得全球經濟更偏向「L形」復甦。

台灣在新冠肺炎的肆虐下,防守得可圈可點。除了政府超前部署,防疫政策徹底執行外,更重要的原因之一是:台灣製造業的底氣十足,使得台灣儘管大敵當前還能快速整隊,集中火力生產口罩等個人防護設備(PPE,Personal Protection Equipment)。

我們有目共睹這次台灣製造業快速整合,從上游的不織布原料到下游的口罩生產線投產,不但提供國人穩定的口罩供應量更與供應國際社群給予及時雨的協助。

此外,另一個不可忽略因素就是台灣也活用科技,如口罩地圖。因此,個人認為,台灣製造業若能結合科技創新的能量,必定是如虎添翼。接下來值得深思的是:面對疫情病毒瞬息萬變的情況,我們如何可以用科技創新來抗疫呢?台灣又可以扮演什麼角色?

從立法院卸任後,我仍積極協助台灣的新創走向國際。這段期間,陸續看見相當優秀台灣新創團隊,正利用創新解決新冠肺炎的問題,如下列3家。

Numbers:這是一家區塊鏈技術公司,開發App應用程式紀錄自我隔離(self-quarantine)的監測。這些紀錄具有不可篡改的特性,所以能確保追蹤個案的真實性;

Heroic Faith:該公司開放用人工智慧模型訓練出的演算法,用來協助醫生更快速、精準地辨識呼吸系統異常和判別肺部感染的早期症狀;

Lumi Star:其生技醫療團隊開發出,可以讓受感染的細胞在顯微鏡底下發光,便於辨識的技術;

此外還有秀傳醫療集團、比翼資本、台北醫學大學共同發起Health for All 計畫,號召新創科技公司共同解決新冠肺炎疫情。

台灣是海島型經濟國家,在全球產業鏈價值的參與程度高達67.6%,已高於日韓,也就是說台商在全球產業鏈參與很深。但這次台灣製造業的整合可以視為斷鏈之後,「後新冠肺炎時期」的超前部署。個人認為,台灣能藉此機會降低中國市場依賴,與同業組跨國聯盟以共享資源並拓展多元、新興市場和客戶。據此建議,台灣的企業可以善用數位工具與平台、重新評估供應鏈風險、提升地緣風險意識、強化易地生產製造、融入在地應用服務生態系、發展在地解決方案、提升自動化程度、加速企業數位轉型、增進客製化製造效能、建構數位資產等舉措,來增加生產彈性、強化供應鏈韌性以提升企業價值與客戶體驗。

面對中國供應鏈遲緩復甦,日、韓、美國和歐洲的疫情控制尚未明朗,全球景氣未明的困境,台灣此時應做好產業結構調整,把高階的科技產業生產線移回台灣本土;加碼重點投資醫療、疫苗開發、AI、物聯網、機器人、數位健康、遠距照護、智慧製造等產業領域,並引入更多國際資金和人才以促進產業併購。在這最壞的時代,也正是台灣蛻變的時刻,全世界都在向台灣學習。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