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新基建「科技立國」之爭

華為5G的技術是現今許多國家的選擇,當美國選擇高頻段(毫米波)為5G發展的技術策略時,就已種下失敗的種子,此乃因,高頻5G所需的基地台更多,建設及串聯的時間更長,但較適用於人口密度低的國家如美國,而對於中國、歐洲等國家來說,中頻的5G才是快又省的電信技術,也是最經濟實惠的解決方案,因此雖然美國「苦口婆心」兼以「威脅利誘」,但迄今始終無法動搖歐洲許多國家使用華為中頻技術的決心。

在產業經濟學裡,也曾多次討論到技術鎖入(technology lock-in)的問題,其中最有名的例子就是現今電腦、打字機鍵盤上字母的安排,目前全球通用的字母安排方式,當初是「Type Writer」這家打字機公司刻意地把上述這些字母都放在打字機的第二排上,是個成功的商業噱頭,且得到巨大的市場成功。之後,即使日後市場上也出現許多更科學、且可以打得更快的鍵盤輸入法,但就是沒有人會重頭「再」學打字,因此這些新發明,就直接地被市場上的「次貨」給淘汰了。

而同樣的故事,也發生在1980年代的VHS (猶如華為中頻5G)與Beta(猶如美國高頻5G)這兩個不同系統的錄影帶之爭,其結果是,市占率較低但畫質較優的Beta被逐出市場。其後,傳統的攝影底片,不論是富士,或是柯達,都被數位化所取代。

在現今5G科技的快速到來,它將會是萬物互聯的時代,最明顯的例子之一,就是未來汽車的發展,不論是無人駕駛,或是手機與汽車上的互聯,或是數個手機與汽車上的互聯,只有5G才能做得到,也才能做得好,做得更安全。因此,在未來的世界裡,若汽車沒有5G技術的支援,它會猶如1920年代福特T型車般的落後,且落後得太可怕,如此一來,不論是平價車也好,或是高級車也罷,他們都能應用到不同程度的5G技術,試想,在未來3、5年內就會到來的新技術世界裡,以德國為例,它能捨棄最優的5G,而把汽車江山拱手讓人嗎?

若由此來看,美國在5G上的嚴重落後,其結果,也將會危及其在世界汽車市場上的龍頭角色,而且也很可能會一去不復返的。

在這次新冠肺炎的疫情中,中、美兩國的對應,也將會是21世紀兩雄爭霸戰中的「中途島決戰」般,它可以決定日後誰主導太平洋、印度洋上的經濟,也當然會主導未來世界經濟。

為因應疫情後的疲弱經濟,中國大陸力推「新基建」,依《工商時報》報導,它「涵蓋資訊、融合、創新三大方面,包括5G、物聯網、AI、雲端運算、區塊鏈等,均列為入『新基建』範圍,料將成為大陸近期擴大基建投資的重點。」而上述各個項目,若比諸於前文所述的技術鎖入、技術競爭等概念後,就不難理解其新基建在策略上用力之深,布局之廣,不但是「彎道超車」,且很有「科技立國」之勢。

相對而言,美國聯準會主席鮑爾一再地說,不能只靠聯準會的貨幣工具,財政政策也須配套上馬才行。這樣的說法當然是正確的,只是什麼是美國版的「新基建」似乎目前尚不明朗,這其中可能的原因有二,其一,原已「步入歧途」的5G,現又不能用華為的技術下,新基建、新數位經濟下頓時失去可倚靠的平台,故只能靠打華為先爭取些時間與戰略空間。

其二,把中國當成敵人,看可不可以先拖住它的勢,再把中國導入「競武」的消耗戰中,而降低其科技發展的注意力與資源投入。上述策略是否正確、是否有效尚不可知,然美國缺乏科技立國的新基建,以拉開其與中國大陸間的差距,必將是個嚴重的短板。

就台灣而言,數位經濟也是現在政府重視的焦點,值得肯定的,然而,台灣的數位經濟須與世界接軌,才能有夠大的空間與發展的潛能,當然要在中美兩強中,力爭左右逢源,才能占有樞紐地位,也才會是上策。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