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疫情時代聚焦「數位供應鏈」轉型

供應鏈管理的數位轉型已不是一種選項,而是在疫情等風險難以掌控的未來,整體產業與各企業無法不配備的工具與能力。圖/摘自Pixabay
供應鏈管理的數位轉型已不是一種選項,而是在疫情等風險難以掌控的未來,整體產業與各企業無法不配備的工具與能力。圖/摘自Pixabay

文/洪毓祥 資策會地方創生服務處長

後疫情時代,供應鏈管理模式的興起;美中貿易戰之下,全球供應鏈的重整以及美國所提出的「潔淨網路」(Clean Network),在這兩大背景下,數位轉型(Digital Transformation)已不是企業或者產業的一種選項,而是必須推動的道路,否則,將難以進入全球未來的供應鏈之中,以及必須要面對被淘汰的風險。

疫情加速數位供應鏈對「能見度」的提升

疫情如同一把利刃,切斷過往型塑全球化的「流動」。為防止疫情擴散,多國實行國境封鎖或嚴格的入境規範,來往各國的旅遊、商務「人流」中斷,甚至國家內部外出的人潮亦減少;在人流中斷、趨緩或被封鎖的情況下,連帶影響的便是「物流」與「金流」,產業供應鏈中的任何一環節如因疫情而停工、斷鏈,不僅貨物、商品無法順利在生產線前進、進入市場,生產與消費的停滯也意味金流的流通管道縮減,並衝擊企業的營運資金。

但是「資訊流」卻是疫情這把利刃所切不斷的,也是各種中斷流動的最佳解方與宣洩管道。資訊流不單是指涉訊息的流動、傳遞,更意涵著在技術的架構上,蒐集、彙整、管理與分析可發揮作用的訊息與數據,並協助產業供應鏈的各個環節即時做出課題應對與決策;而「數位轉型」正是在優化傳統供應鏈的串聯、合作模式,以及企業對於訊息、數據的處理與運用能力。

此次疫情對企業造成最關鍵的影響,便在於產業供應鏈的斷鏈,然而卻如ARC Advisory Group所指出,傳統產業供應鏈中所運用的企業資源規劃(ERP)與供應鏈管理(SCM)方案,旨意本不在有效提供公司應對跨企業間,供應鏈協調問題的解決方案。

對於整體供應鏈越加重視「能見度」(Visibility)與「協作」(Collaboration)之鏈結的趨勢,新的數位供應鏈解決方案勢必朝向提升供應鏈各環節(訂單流程,以及靜、動態庫存狀況等一系列過程)端到端的可見度,以及在能見度的技術基礎上,有效協調各階段、各供應商間的合作方案發展。

換言之,「供應鏈管理的數位轉型」(Digital Transformation in Supply Chain Management)已不是一種選項,而是在疫情等風險難以掌控的未來,整體產業與各企業無法不配備的工具與能力。

美中貿易戰加速數位供應鏈對「可持續性」的提升

如果說疫情帶給企業的是供應鏈斷鏈的挑戰,那麼美中貿易戰為台灣企業帶來的便是全球供應鏈重構中的機會。如今美中貿易戰的範疇已擴散至「潔淨網路計畫」與可信任夥伴等,撼動全球供應鏈之組成與篩選的原則和條件,美國不僅以此要求國內企業,也預期會要求供應鏈中的國家、經濟夥伴亦符合相關要求。

在此情境下,提升供應鏈的「可信任」(Trustable)、「可持續性」(sustainability)將成為數位轉型的關注所在,所謂的「可持續性」反映在供應鏈夥伴間是否具備誠信、互惠、透明、對法制與人權的尊重,以及產品是否符合道德規範與環境友善,也就是說,可持續性不再僅是做為企業責任的展現,更是供應鏈的必要組成內涵,亦即美國經濟繁榮網絡(Economic Prosperity Network)試圖建立在公民信任原則下,與志同道合(like-minded)的國家、企業進行的經濟合作關係。

數位供應鏈三基石:透明、可持續信任與可預測

愈趨複雜的產業供應鏈,迫使企業在相互依存的關係中,發揮更高水平的運作,特別是在疫情與國際情勢凸顯供應鏈脆弱性的處境下,企業必須著手改變過往身處供應鏈中的營運、管理與合作模式,並在時間內實現這樣的轉變,掌握前所未有的機會。針對當前與未來產業供應鏈面臨之考驗及壓力,提出三項供應鏈數位轉型之優先處理事項與技術投入重點:

第一、提升供應鏈中各環節端到端的「能見度」,並在能見度的技術基礎(5G、區塊鏈、AI、IoT)上,有效協調、串聯各階段、各供應商間的合作,降低各種不必要的延遲、中斷與錯誤;

第二、建立「可持續信任」的供應鏈夥伴關係,強調重視最終服務的社會大眾,在誠信、互惠、透明、對法制與人權的尊重的基礎上,以符合公眾信任的道德方式維繫整體產業供應鏈,確保各階段的產品及服務符合道德規範與環境友善;

第三、建構以人為本的「預測服務」,亦即透過對可發揮作用之數據及訊息的篩選、實境化,將技術的功能從問題發掘,晉升至對問題的預測與處理,以改進整體供應鏈的效率及有效性。

美中貿易戰下的全球產業供應鏈組成趨勢,增加了企業在供應鏈中協作、串接的複雜度,企業必須追蹤各種數據傳輸的標準,並使供應鏈的上下游可以進行可信任、透明化的追蹤,以確保得以提供客戶、消費者符合道德標準要求的商品。換言之,在企業與國際接軌的思考上,數位轉型的場域已從工廠、公司內部,轉變為整體供應鏈上的所有公司。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