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國續拉升半導體業位階的重要性

在美中科技戰、新冠病毒疫情的啟發下,全球各國多以建立自主可控的半導體供應鏈,或是強化在地化產業鏈的發展為目標。圖/美聯社
在美中科技戰、新冠病毒疫情的啟發下,全球各國多以建立自主可控的半導體供應鏈,或是強化在地化產業鏈的發展為目標。圖/美聯社

在美中科技戰、新冠病毒疫情的啟發下,全球各國多以建立自主可控的半導體供應鏈,或是強化在地化產業鏈的發展為目標,國內半導體業除了受到政府高度重視,也給予相當的政策資源,例如祭出領航企業深耕研究計畫、半導體先進製程中心、12年斥資96億元的國家級半導體研究學院,使台灣半導體業中長期發展的能見度高之外,短期內2021年景氣亦可期待。

有鑑於半導體業代表著尖端、高附加價值,更是一個國家資訊安全的核心,也是重大戰略性發展的行業,未來在新興科技領域亦是扮演關鍵性的角色。更何況,美中兩強間的摩擦、疫情的發展,更加凸顯半導體在地化完整供應鏈的概念,因而全球重要國家如美國、台灣、韓國、日本、歐洲、中國等,2021年將持續拉升半導體產業在該國境內位階的重要性。

在美中科技戰、新冠病毒疫情的啟發下,全球各國多以建立自主可控的半導體供應鏈,或是強化在地化產業鏈的發展為目標,例如全球第一大半導體供應國-美國,國防部計畫宣布一項「RAMP-C」計畫,以提供激勵措施來提高美國的半導體製造能力,顯然美國為了扭轉過去全球半導體製造環節經過多年的遷移已從美國、日本,再轉至韓國、台灣,並在現階段逐步轉向中國的趨勢,而美中科技戰更使得美國全力遏制中國半導體產業鏈的崛起,並試圖鞏固自身在全球半導體市場所擁有的既有優勢;此外,未來美國拜登總統更將與其他半導體供應國,在供應鏈的維持及運作上,取得共識來建立對中國貿易及科技政策的態度,而由於台灣身為於全球第二大半導體供應國,加上台積電在先進製程獨步全球的地位,因此將使得我國成為美國在半導體政策上重要考量的環節。

此外令人矚目的是,德國、法國、西班牙和其他等17個歐盟國家已經簽署《歐洲處理器和半導體科技計畫聯合聲明》投資協議,將共同投入處理器與半導體的設計與生產,同時力拚導入2奈米的先進製程,其中歐洲復原計劃20%的資金或將用於數位化領域,在未來兩三年,投資總額可望達到1,450億歐元(約新台幣5兆元),顯然歐洲各國正在試圖打破對外國半導體製造的高度依賴,畢竟歐洲目前是位居全球第五大半導體供應國,市占率未達一成,現階段僅有Infineon、STM、NXP等歐洲半導體業者在車用晶片市場有所掌握;而未來除力拚先進製程的製造技術外,歐盟半導體投資計畫也將鎖定部分晶片應用領域,包括高速連網、自駕車、航太與國防、衛生與食品製造、人工智慧、資料中心、積體光學、超級運算與量子運算,顯然歐洲認為在美中科技戰當中,也力求自主的供應鏈,避免受制於美規及中規。

而國內半導體業的產業地位除了受到政府高度重視,也給予相當的政策資源,例如祭出領航企業深耕研究計畫、半導體先進製程中心、12年斥資96億元的國家級半導體研究學院,使台灣半導體業中長期發展的能見度高之外,短期內2021年景氣亦可期待,也就是說即便面臨2020年高基期的情況,但2021年我國半導體業景氣依舊可呈現穩健成長的態勢,特別是2020年第四季~2021年上半年行業都將籠罩於缺貨、漲價潮中。

事實上,半導體產業鏈較為冗長,材料/設備-晶圓代工、半導體封測、集成電路設計-OEM-半導體通路商-終端品牌等環節,而上一輪半導體行業漲價周期,是由最上游的矽晶圓原材料漲價所帶動,進而傳導至下游晶圓代工及集成電路設計業的環節;而此輪從2020年下半年~2021年上半年的半導體漲價源頭,則是由中間的晶圓代工環節所驅動,主要是其產能緊俏、價格上調,進而傳導至積體電路設計業、半導體封測、矽晶圓、分離式元件等。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