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主導半導體產業自主供應鏈此其時矣

圖/本報資料照片
圖/本報資料照片

我國是全球最先進製程的晶圓代工國,川普用半導體打擊華為、中芯國際,中美兩強相爭,打亂了全球晶片供應鏈,加上新冠疫情肆虐,更加大晶片在各個產業供應鏈失調;最近車用晶片缺貨潮,德國、美國和日本紛紛要求台灣政府協助,增加晶片供給;政治已介入半導體產業供需的商業運作,全球對台灣半導體政治干預已達到危險等級。

台積電因「巨大的戰略價值」,也讓它捲入地緣政治爭奪焦點,這已拉高台灣的風險,台灣是「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它是台灣的護國神山?還是台灣的風險引子?當各大國都已政治介入,全力發展各國半導體產業時,台灣優勢還能維持多久?

半導體產業經歷2019年的下滑,隨著5G、物聯網、雲服務、新能源、產業數位化、電動車興起,加上新冠疫情催化,2020年此產業又加速增長,預計2030年全球產值將突破8,000億美元,增長超過80%;5G通信尚在布建,6G標準已是中、美、歐合縱連橫重點布局,耐高熱、智慧化、短距高頻寬、衛星輔助覆蓋、高精度定位等已成為6G的關鍵要素,通訊系統將會從地面走向天空;太空的探索將是未來十年世界大國主要競爭基調,這將驅動半導體科技進一步升級;這種種的一切,都立基在半導體產業的基礎上,各先進國家都已集中資源,投入建設發展其國內半導體產業,台灣勢必面臨嚴酷挑戰,擔心恐不出三年台灣已難維持此優勢。

全球半導體產業之所以快速成長,是因全球化下各國的分工合作,美國居主導地位,在IC設計、CAD/CAE工具與IC製造設備等領域領先;荷蘭ASML是半導體設備光刻機的龍頭;日本則是相關IC設備和化學藥劑的主要供應國;而台灣是半導體元件的主要代工製造國,如果沒有各國的合作,台灣也是無法製造的;在地球村下國家實力已不限於軍事,而科技、經濟更是重要選項。2019年台灣GDP 6,350億美元,台積電2021年2月17日市值逾新台幣17兆元,約6,000億美元,即將超過台灣GDP,台積電會比台灣值錢?台灣只要有半導體產業就可以了嗎?

台灣半導體產業以台灣本地布局為主,占比91%,中國大陸布局僅占5%,其他海外地區占4%;不管是IC的設計、製造、封測,除了台灣是主要的營運重心外,其高階技術、先進製程、前瞻研發等都在台灣;台灣在海外的布局多以中低階生產為主,台灣對此產業定位是製造在台灣、行銷在全球;在全球化時期,台灣此產業所需的設計工具、生產設備和化學藥劑可以依賴世界各國的提供,但現在內外在環境已在轉變,此時我們若不能修正策略、及早布局,擔心恐不出三年台灣優勢不在?此時台灣應認同以半導體產業為國家產業升級的火車頭之一,主導國內半導體產業建立自主供應鏈,精選投資國外建立半導體製造基地的時機。

為何半導體產業可成為國家產業升級的火車頭?此產業結構含蓋國家四大重要產業領域,有電子資訊、機械儀器、化學材料、知識服務,此產業產品更是各產業應用不可或缺的重要零組件;2020年台灣此產業產值預估達新台幣2.8兆元,已具備火車頭動能。

此產業上游主要是IC設計,包含IC智財、CAD/CAE工具、IC電路設計業,IC設計服務與周邊支援性產業如製程、檢測設備等;中游主要是IC製造,將上游完成的晶圓片及設計好的IC,經光罩、化學製程等方法,將電路及電路上的元件製作在晶圓片上,此產業包含各式各樣的光罩、材料、IC製造自動化生產設備等;下游主要是IC封測,將中游IC製造廠加工完成晶圓片,經切割成晶粒,以塑膠、陶瓷、金屬封裝等保護晶粒及達成晶粒電路與電子系統連接與散熱效果,完成封裝工作,晶圓片封裝之前後都需有測試工作,以確保品質;因此,若能主導在國內建立半導體產業自主供應鏈,有國內市場支撐,再加上海外半導體製造基地布局的採購,就能帶動國內電子資訊業、機械儀器業、化學材料業、知識服務業等科技升級,促進經濟發展,就是國家產業升級的火車頭。

為何需要布局海外建立半導體製造基地?目前半導體產業在台灣已是使用水、電、人力資源超級大戶,還在繼續提升中,這會排擠其他產業生存空間,若能運用海外資源,建立半導體製造基地,不但產品可就地服務供應,確保海外市場,也可分散產地過於集中的風險,更可移出資源提供其他產業,因協助建立國內半導體產業建立自主供應鏈而升級轉型。

綜上所論,台灣是該即時主導半導體產業自主供應鏈的時機了。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