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護國神山面臨被斷鏈的風險與困局

近來各國想要建構半導體晶片自給自足的新趨勢,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指出,其實這是不切實際的做法,並強烈主張還是應該維持基於自由貿易體系的供應鏈才是最佳的做法。圖/台積電提供
近來各國想要建構半導體晶片自給自足的新趨勢,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指出,其實這是不切實際的做法,並強烈主張還是應該維持基於自由貿易體系的供應鏈才是最佳的做法。圖/台積電提供

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於16日代表蔡英文總統出席亞太經合會(APEC)非正式線上峰會,除了傳遞台灣期盼能夠公平、快速取得大量疫苗,以及推動疫後經濟復甦等兩項蔡總統交代的任務之外,更值得正視的,乃是另外特別提出他個人對全球晶片供應鏈的看法。

張忠謀指出,近來各國很關切要求「境內」半導體晶片自給自足的趨勢。但他認為晶片若只能在各國境內生產,只會讓成本提升和技術進展的腳步放緩。而在花費了數千億和多年的時間後,結果仍將是無法充分自給自足且成本高昂的供應鏈。因此,他以過來人的經驗強調,過去數十年的自由貿易促進半導體技術發展,而愈趨複雜的技術將使供應鏈走向「境外」。是則一個基於自由貿易體系的供應鏈,仍然是目前的最佳做法。

除此之外,張忠謀的「題外」發言,針對各國之所以競相要求在國境內存有一個自給自足的晶片生產供應鏈,所持的理由是基於確保國安的前提下能夠自主研發產製,他倒是很務實的指出,這可算是一種審慎的做法。但是對於不涉及國安的規模大得許多的民間市場,則認為乃是相當不切實際的做法。

歸納張忠謀針對全球晶片供應鏈議題所表述的看法,其實至少涉及以下三個面向:

首先,他明白指出近來各國想要建構半導體晶片自給自足的新趨勢,其實是不切實際的做法。並強烈主張還是應該維持基於自由貿易體系的供應鏈才是最佳的做法。

關於這一點,張忠謀的主張其實是「卑之無甚高論」。而更諷刺的是,維持自由貿易體系,長期以來不正是以美國和歐盟為主的已開發國家,及相關的國際組織,包括WTO、IMF及世銀等,所一直在鼓吹的目標。他們甚至以此為藉口,要求開發中國家開放內需市場,讓已開發國家的大型企業能夠名正言順的侵門踏戶。

然而,等到這些新興國家及產業逐漸茁壯並進軍國際市場競逐時,這些先前占盡市場開放好處的國家,反倒不時可見片面祭起反傾銷大旗,或課徵報復性關稅,以箝制新興國家和企業的量能。顯例如台灣工業總會日前就示警台灣已經成為全球反傾銷的重災區,被控傾銷排名是全球第三。至於名列前二的中國和韓國,自然更是不在話下。而究其本質,掌握國際經貿話語權的已開發國家及相關國際組織,之所以「嚴以律人,寬以待己」,以及「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行徑,自然是源於本位主義下的「雙標」行事風格了!

其次,即使張忠謀在強調應維持基於自由貿易體系的國際供應鏈前提下,認同針對國安運用,可以容許各自在國境內存有一個自給自足的供應鏈。但是根據經驗法則,一旦閘門一開,想要自給自足的國家,自然會無限上綱的把所有的國際經貿往來,都以「國安」的名義,選擇性的做出懲罰,以致不只讓國際分工體系下的供應鏈為之斷鏈,最後則可能是出現兩敗俱傷的退化後果了!

在前述這兩個面向的衝擊下,張忠謀不方便說出口的另一個面向,則是擔心以美國為首的已開發國家集團,和以中國為主的新興經濟體,在他所熟悉的半導體、晶片產業供應鏈上,一方面雙方各自強調要加速研發、產製量能,達到自給自足,以免出現斷鏈的危機。但另方面誠如張忠謀所言,要研發產製高端的晶片,除了要投注數以千億元計的可觀資源,同時也要假以時日才可能達標。因此雙方陣營除了要投注資源以及跟時間競賽之外,很自然的會把焦點放在爭取目前在晶片產製量能領先全球的台積電,能夠成為己方的合作夥伴。而雙方陣營如果堅持零和對抗,則除了拉攏之外,同時要求台積電必須跟對方陣營「斷鏈」。其結果將使台積電陷入左右為難的困局,讓護國神山無所適從了!

沒有錯,回顧歷史,過去在冷戰時期,雙方陣營早就習慣玩零和對抗遊戲。而至蘇聯解體,美國成為全球一哥,以全球化、自由化為訴求,讓從已開發到開發中國家,悉數納入掌控,一山自然也就容不下二虎。即使台積電搭著自由貿易的順風車,形成半導體產業的領頭羊,但在兩虎相爭之下,領頭羊要如何避凶,其實正是身為台積電創辦人的張忠謀憂慮之所在。藉APEC峰會之便一吐心聲,能否震醒雙虎雖有待觀察,但至少為世人的短視與自私,留下一個歷史的見證了!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