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成功卡位先進製造業就靠「他」

人才實乃決定一國能否在先進製造領域站穩腳跟的關鍵。

為何全球製造業強國搶著發展先進製造業,就怕稍稍落於人後?主因即是其嶄新的生產模式,正大肆破壞現有製造業生態體系的互動與平衡。

最顯著的是,電腦智慧管控讓即時調整與效率生產變得易如反掌,當前客戶提前下單以便業者大量製造,廠商盡早累積庫存以利客戶追加訂單等傳統生產模式將日漸式微。

例如積層製造技術中應用最廣泛的3D列印,透過層層堆疊的加法方式製作商品,改變原有的減法生產模式;抑或是物聯網(IoT)概念將藉由智慧晶片等眾多資訊承載體,與網際網路相結合,將原先雜亂、分散的巨量訊息全數集中管控。再藉由大數據的長期累積與統整分析,充分掌握個體的獨特需求,尋找出最適合每位消費者、企業、政府的方案,皆是意義重大的生產革新,使製造服務化、靈活化、節約化、智慧化的理想成為可能。

有鑑於此,各國政府為搶得先機,無不想方設法營造有利相關產業成長茁壯的環境。像是2011年美國、德國率先提出先進製造夥伴(AMP)計畫、工業4.0概念,即是期望透過再工業化(Reindustrialization)提升高階製造技術,進而創造高附加價值的生產活動,重組生產鏈,發揮重振製造業的功效,以及維繫製造領域領先優勢的目的,並順勢帶動就業與經濟發展;2012年起英國開始將領先性技術、知識與經驗應用在產品製造、製程與社會服務上,以創造高經濟價值,促進經濟永續成長;2015年日本、中國、台灣分別提出機器人新戰略、中國製造2025計畫、行政院生產力4.0發展方案,變法圖強。

只是,仔細檢視各國這些高瞻遠矚的先進製造業推廣計畫後,發現概念與政策架構的同質性頗高,究竟誰能成為全球經濟的新領航者?勤業眾信發布的〈2016全球製造業競爭力指標報告〉指出,

人才連年擊敗成本優勢、勞動生產力、供應商網絡、法規制度、教育系統、實體基礎建設、經濟、貿易、金融與稅務制度、創新政策與基礎建設、能源政策、當地市場的吸引力、健康醫療制度等要件,成為推升全球製造業競爭力的首要因素,突顯出菁英腦力激盪迸發的創意火花大小及新技術可行度高低,實乃決定一國能否在先進製造領域站穩腳跟的關鍵。

遺憾的是,吸引人才剛好是台灣的弱項。國際研究機構指出,近年來台灣不僅難以吸引好人才,人才流失問題更加嚴重,2021年台灣技術人才將明顯供不應求,並以平均每年-1.5%的速度惡化,人才缺口為受調查國家之最。

由此可知,當先進製造業的決戰地移師至人才,即腦力競逐時,台灣產官學界實應透過教育體系、職業訓練(含在職訓練),提供廠商充足的高素質人力,更須解決人才外流問題,以及重新檢視與改善相關制度對外來優秀人才的友善性。特別是先進製造業的活絡,會衍生龐大的電信、旅遊、物流、銀行、資訊科技等支援性基礎設施與服務之需求,能有效帶動相關行業發展,並創造眾多的就業機會。同時,先進製造業具有研發、技術密集的特性,從業人員創造的附加價值較大,人員薪資報酬通常相對較高,有助於一國高薪與優質工作的創造、所得水準的提升與分配的改善,乃至於民間消費成長的維繫、出口動能的增強、研發能量的蓄積、競爭力的增進等面向,均助益良多。

因此,若台灣執政者仍未找出先進製造業的精要所在,抑或已知相關核心思維,卻未積極提升先進製造業發展最關鍵的人才競爭力,即便竭力模仿美國、德國、日本等製造業大國的成功經驗,也只是東施效顰。要言之,政府發展先進製造業必須有雙管齊下的思維,亦即除了要對其有充分且明確的認知、完整的發展架構及規劃相應的產業政策外,還要兼顧攬才與留才,方可促使產業升級,再次擦亮台灣經濟奇蹟的招牌。

「看見」當前台灣經濟的問題不難,如何「看對」問題才是真功夫。一如應用甚廣的各學門真理,核心概念多半簡潔易懂,只是人們往往被錯誤的認知迷惑。

梁國源

元大寶華綜合經濟研究院董事長兼院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