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2020新年的國際大變局:川普的中東政策

遭美軍狙殺的伊朗將領蘇雷曼尼在伊朗民間擁有極高威望,眾多人民悲痛參加其葬禮。圖/美聯社

世界各國在2020年所迎接的第一個「政治黑天鵝」,是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美國總統川普下令出動美軍在伊拉克軍事基地的無人機,狙殺伊朗高階軍事將領蘇雷曼尼(Qasem Soleimani)。事情發生後,伊拉克國會通過沒有強制性的決議,要求美軍撤出伊拉克,而川普則回以要伊拉克政府就境內價值數十億美元的美國軍事設施「買單」。此外,由於蘇雷曼尼將軍在伊朗民間是一位擁有極高威望的國家英雄,因此不僅數以百萬計的人民悲痛,伊朗最高當局的反應也極其強烈,隨即以飛彈空襲駐紮在伊拉克的美軍軍事基地,也引發美國社會的高度震撼。美國和伊朗走向戰爭的邊緣,在美國引起反戰的風潮,更在國際社會投下一顆「超級的政治炸彈」。

這對於川普在國內面對的政治形勢來說,有好有壞。好的是,成功轉移美國人民的注意焦點,原本就不會在參議院通過、「彈劾案停擺,只是剛好而已」,政治危機自動解除。在美國人民「團結一致,槍口對外」之餘,攻擊川普的任何施政,一時之間都將失去正當性;而民主黨從2月起開跑的總統參選人黨內初選,也將會因為「黨內開打」,而力有未逮,自顧不暇。

然而,中東戰事再起,直接挑動中東政治最敏感的那一條神經,以及勾起區域強權之間的舊恨新仇。簡言之,美國軍方出動無人機,進行「軍事斬首,政治暗殺」,對於所有的伊斯蘭教國家來說,美國對於古波斯人的伊朗高級將領的狙殺,各家政權的領導人,恐怕也會是「五味雜陳,點滴在心頭」。特別是伊拉克政府在美國與伊朗之間,任何「選邊站」的決定,都是兩邊不討好。而伊拉克西邊的敘利亞、西北邊的土耳其,南邊的沙烏地阿拉伯,後兩者都有美國重要的軍事基地,處境尷尬。

對於沙烏地阿拉伯的王儲沙爾曼來說,殺害沙烏地裔美籍記者的案件,雖然在司法上已經脫身,藉由襲殺伊朗軍事將領此事,美國媒體關注焦點的轉向,使其在政治上可望得以安全下莊。然而,沙爾曼所寄予厚望,在經濟上,去年12月剛上市的沙烏地阿美石油公司(Saudi Aramco),在2020年的營運展望,將因為中東政治動盪不安,而蒙上戰爭的陰影。

更進而言之,「以色列因素」向來是美國歷任總統最重視的中東戰略考量的「重中之重」。繼去年4月和9月之後,創下建國以來執政最久紀錄的以色列總理納唐亞胡,不但組閣一再失敗,而且還在去年11月底,因為受賄、背信與詐欺,被檢察總長正式起訴。而以色列國會大選甚至將於今(2020)年3月舉行「第二次延長賽」;一年內舉行三次的國會大選,對於週邊伊斯蘭國家「強硬的民族主義VS談判的和平之路」爭議再起,徒增國內政治紛擾與社會分裂,甚至可能成為美國總統川普的政治包袱。尤其是川普就任後,將大使館遷到耶路撒冷,親自造訪站在「哭牆」前的哀悼,乃至於去年11月美國政府不顧聯合國過去決議的「單方認定」約旦河西岸的以色列屯墾區,沒有違反國際法,更使得美國在中東面對的局勢,將因為狙殺伊朗將領的事件,而顯得前所未見的格外艱難。

最後,可以確定的是,當今的美國,已經無力在東亞和中東,同時開戰(無論是熱戰或貿易戰);美國的「單邊主義」在此事件之後,將在未來的變局,更快的劃下句點。無論是過去幾年在敘利亞內戰過程,扮演關鍵角色的俄羅斯,或是今年1月即將簽署的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對於美國而言,已經成為川普當前外交政策、在政治軍事場域上所「無力交惡」的兩大「國際玩家」。更何況,在2020年的第一天,北韓的最高領導人金正恩就已經表示,「敵人越是興風作浪,我們的旗幟就越是迎風飄揚」,他還正式預告,北韓今年將推出「新的戰略武器」。而這種發展核子武力的政治意向,將會因為伊朗高級將領蘇雷曼尼被美國的無人機,成功執行「斬首」空襲之後,北韓不只不太可能重返談判桌上,金正恩勢必也更加憂慮自己的人身安全,而這也最終將促使北韓必須走回過去,更加仰賴「中國老大哥」,在安全上、政治上、以及經濟上的支持。

國際政治,牽一髮而動全身。面對2020年最新的國際大變局,川普的此次決定,勢必使得美國的中東政策進入另一個新的階段。正由於其影響層面之廣,也可能「讓美國再次偉大」的競選口號,在現實的政治世界裡面,走回到「讓美國再次安全」的不可知局面。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

國際油價漲跌非關美伊之爭

中東地緣政治仍是國際油價風險所在

自詡的川普,永遠的贏家?

議論天下時事,探討寰宇財經。

社論

工商時報主筆群